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博客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Pages: 2/2     Go
主题 : 气功大师今何在
从敏博 离线
级别: 新手上路
显示用户信息 
10  发表于: 2013-07-28  
为探查王林“神功”起源,记者采访到当年他在江西石花尖垦殖场共事的几位老职工。据他们说王林在垦殖场呆了十多年,他会变点魔术,比如变些烟、酒出来,但从不知他会气功治病。在垦殖场期间,王林还因调戏妇女被判刑。
adevm 离线
级别: 新手上路
显示用户信息 
11  发表于: 2013-07-31  
“中功创始人”张宏堡在美国被捕的内情


   “中功创始人”张宏堡3月因殴打保姆被美国警方逮捕,美国等境外媒体对此事件做了如下详细报道:

    (一)案情始末

    号称曾经拥有“数千万弟子”的“中功大师”张宏堡,在沉寂了多年之后,突然重现公众视野。只是当年呼风唤雨的风光已然不再。他的最新亮相,是在美国加州的法庭上,作为五项刑事重罪的被告。

    张宏堡打管家一案的原告,是与之同龄的女管家何南芳(音译)。何在给警局的口供中说,3月15日,她与张宏堡发生口角。继而,张宏堡卡住她的脖子,把她的头往椅子上猛撞,并威胁说:“你要是报警,我就杀你全家。你要是告诉你女儿,我就叫人先把她杀了。我杀个人,比杀只鸡还容易。” 何南芳说,因为殴打得太猛、过久,张宏堡必须出去歇一会,再回来打她。最后,张把她反锁在屋里,让他的两名学员看管。当晚,何南芳乘看守人不备,伺机逃出张宅,神智恍惚地在街上转了几个小时,终于截到一辆出租车,逃往警局报案。警方的报告描述,何南芳被打得满身是血,身上、头部和肢体上有8处伤痕,其中头部和颈部都有严重创伤。何的律师说,被殴打后,何南芳视力模糊,患有脑震荡。接到报案后,警方当天从张宏堡的住所中逮捕了他,把他投进洛杉矶县监狱。

    就在3月15日当晚她逃走后,张宏堡的一名信徒给何家打电话,警告她仔细想想,如果报警会有什么后果。此后,何家每天都接到电话,但对方什么话都不说,沉默一会儿就挂断。张宏堡的3名女信徒还找到何南芳女儿的工作场所,给她拍了照,然后迅速离开。洛杉矶县地方检察官以绑架、使用致命武器攻击、非法监禁、阻止证人报案、恐怖威胁五项重罪起诉张宏堡。4月4日,张宏堡上交10万美元保证金,取保候审。

    现在看来,引发殴打绑架保姆案的原因,仍与张从前涉案的因素一脉相承——财与性。何南芳向警方报告,近来,张宏堡新买了一辆大型轿车,原有的车库需要改造。他要求管家兼私人秘书何南芳操办此事。后来,因为改造房屋的工人要求增加费用,张宏堡对何南芳起了疑心,认为她在工程费中赚取回扣。当何坚称自己没有拿回扣时,张认为她挑战了自己的权威,于是把何拖入室内,开始毒打。据另一份被警方收录的文件说,原告何南芳曾是“中功”信徒,2001年6月起受雇张家,其后,曾多次遭到张的性侵害,有时一日两次。张宏堡对她说,这种荣幸是他无数崇拜者想得到而无法得到的。张宏堡还要求何南芳20岁的女儿给他生个儿子,遭到拒绝。为此,张宏堡多次毒打过她。

    5月13日,帕沙迪那高等法院举行审前听证会。年近半百的张宏堡一身笔挺的黑西装,在两位女弟子陪伴下,早早到场。目击者说,他气色很好,始终保持微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不少。 这次听证会上,为确保原告的安全,法官要求,在保释期间,张宏堡及其身边的人,不得通过任何形式,如电话、电子邮件、面对面等,直接或间接地接触何南芳。法庭定于7月22日对此案进行初审。

    (二)案件前景

    张宏堡的刑事律师格拉格斯(Mark J. Geragos)5月13日在法庭外对中文媒体记者宣称,何南芳控告张的目的是索财;案情纯属捏造,针对张宏堡的指控根本就没发生过。而何南芳的民事律师斯堪杜拉(Steven P. Scandura)则针锋相对说,这是一起纯粹的女性受绑架、攻击、威胁案件。张殴打何并非第一次,只是以前何都没报案。而且,张宏堡的受害者决非何南芳一人。张总想以其“中功”领袖的政治影响力,为其多年殴打女手下、女弟子的罪行开脱。据悉,张宏堡抵美后,其助手严庆新也曾于2001年去旧金山警局报案,当时的指控亦包括殴打罪,后来,该案以庭外和解告终。

    根据起诉书,张宏堡的五项重罪无论哪一项成立,都可能面临高达9年的刑期。洛杉矶县地方检察署的发言人吉本斯(Sandi Gibbons)女士说,鉴于张宏堡不是美国公民,如果罪名成立,他可能会被遣返回中国。中国法学界人士认为,张是否能够被引渡回国,已经不是一个国际法方面的问题。“如果美国方面认为张宏堡是和李洪志的性质一样的话,那么肯定不会将其引渡回中国。西方国家虽然也打击邪教,但是他们对待其他国家的邪教却持双重标准。”况且,美国已经给了张宏堡政治避难的权利,就很难再更改,因为这会被视为在政治上否定自己。按照法理原则,各国对刑事犯罪享有‘属地管辖权’,张宏堡是中国公民,罪也是在中国领土上犯下的,美国有义务将其引渡回中国,这是符合国际间引渡原则和国际惯例的。理论上还存在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张宏堡在审判定罪之后,将其移交回中国执行。这在事实上几乎是行不通的。因为这种解决方案的前提是两国通过友好协商,并经过国际司法协助才能完成,另外一个必要的条件是要有当事人的同意,而张宏堡是绝对不可能同意被送回中国的。目前,张宏堡已经以10万美金被保释出狱,未来是否会被判罪,是否被引渡回国,还将面临一场激烈的较量。


    (三)张宏堡的“前世今生”

    (1)位于都江堰市中兴镇的中功训练基地,全名叫“国际生命科学院”,下设学校、医院等多个机构,曾是每位中功练习者一心向往的“麦加圣地”。基地的创立,也标志着张宏堡的“气功事业”走向顶峰。他以此地为起点,完成了整个中功“养生实业”网络的全盘布局。

    张宏堡并非是一夜之间就拥有了如此多的信徒和政治经济资源。早在青城山基地建立之前,他已进行了多年酝酿和筹备。

    记者从一位“中功弟子”手中获得一份张宏堡的自介,了解到他发家的前后经历:1954年出生于黑龙江哈尔滨市,14岁上山下乡当了10年知青。1977年考入哈尔滨冶金高等专科学校学习选矿,毕业后在黑龙江的矿务单位工作了5年,1985年被单位送至北京钢铁学院(现在的北京科技大学)进修经济管理。
这段历史成了张宏堡屡次向外吹嘘的资本。他在多个场合表示,他是“这所名牌大学管理系的研究生”,很得老师器重。而北京科技大学管理学院现任院长张群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张宏堡只是当时经济管理系开办的一个大专班的学员,而且因为拖欠学费,连毕业证都没有拿到。另据张宏堡当年一起学习的同学透露,张在校期间根本无心学习,由于四处传功,两个学期就误课90学时以上,主要靠看同学笔记“完成学业”。了解张的人士说,他很会走上层路线。张群对此有所耳闻,据他讲,张宏堡极力拉拢当时北京钢铁学院一位党委书记的亲属学气功,对方对张极其崇拜,退休后一直追随他,和他搞研究所研究气功。他通过这些领导们的夫人和亲属,把不少校领导也拉到他的门下和他学功。从知识界把局面打开后,北科大的一些人中很快掀起学习中功的热潮,并很快将势力发展到了各地。

    北京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刘华杰撰写的《“中功”成功模式与伪科学史》一文,把张宏堡的“成功史”划为五部分:在北京各大高校传功,并获得高级知识分子们的认同,是张宏堡走向成功的第一步。据了解,不仅是在北科大,北大、清华、人大等诸多高等学府,都有一些人先后被张“征服”。

    第二步是向科研机构进军。在高校普及开后,张宏堡很快走入中国科学院等科研机构创办学习班,电视台也播放了张宏堡在中科院传播气功的消息。给公众带来的假象是,张推崇的气功,得到了科学界的认可。这之后,媒体纷纷报道张宏堡的情况。包括国家级广播电台还以《麒麟文化》为题,连续介绍张宏堡和他的中华养生益智功,使他的知名度从高校走向社会,迅速拥有了最广泛的社会基础。打入国家司法机构是张宏堡殚精竭虑进行的一件事。张宏堡对此专门做了研究,采取投其所好的办法,主攻公、检、法等系统。据称,当时一些部级干部对张宏堡举办的气功速成班表示支持。最后一步,张宏堡向全国推广中功,成立全国性、国际性的中功组织,出版刊物《麒麟文化》,并创办“中功”事业。

    据中功骨干分子撰文透露,从1987年到1995年的8年时间里,张宏堡就建立起6个市场区(每区5个省),30个省级营销机构,300余个地、市级营销机构,2790个县级营销机构,10万余乡镇机构,网点铺盖全国每一个角落。他首创的养生产业,制造出120个产品,创利数亿;张宏堡在1995年整合所有机构成立“麒麟集团”,下有10万余员工为其工作。

    (2)当很多信徒后来醒悟过来,发现“中功”只是一种骗术而已时,钱财早已滚滚进入张的腰包。不少人评价说,张宏堡真正的过人之处,就在于他善于把各种社会政治资源,转化为经济资源。“市场经济是张宏堡能够做大的一个重要原因。中功组织使用了很多市场经济的手段,收费、发展组织,搞‘连锁经营’。后来李洪志的法轮功,就是模仿张宏堡。”大陆有“反伪科学斗士”之称的司马南,一直很关注张宏堡的一举一动。他还戏言,张宏堡现在心态一定很不平衡,因为人们都知道李洪志而快把他给忘了,其实他才是李洪志的老师,中功无论从规模还是组织结构上,“都远远超过法轮功”。

    回顾张宏堡的发家史,不得不谈及他超强的拓展和经营能力。张在总结自己的产业时,归纳了五套系统:一是养生技术培训系统。这个系统遍布全国城镇、乡村,设有3000多个学校,近10万个连锁的教学服务网点。二是养生产品服务系统。该系统以泰威克总公司为主,下属企业遍布全国的省、市、县,与养生技术培训系统相配套,凡是有中功培训学校的地方,就有泰威克公司。除此之外,张宏堡还大搞实业,建了渭水、终南山、金佛山3个印刷厂;在广东和西安有两个矿泉水厂,还有两个服装厂和一个玉器工艺品厂,林林总总,生产120余种产品。三是养生基地。张宏堡有8个可容纳千人的养生服务基地;有23个可容纳400人以下的基地。基地内含宾馆、商场、车队、饭店、电讯服务、保安等各类齐全的社区服务系统,并将其与房地产开发等物业管理及旅游业相结合。四是科研系统。主要指设在青城山的“国际生命科学院”,其占地百余亩,内设科学院本部、附属医院、人体科学培训学校、特异人才培养学校、武术培训院等。“科学院”繁盛之际,院内打扫卫生的清洁工就有200人之多。五是教育系统。张宏堡从重庆南岸区政府手中购入原政府所在地,创办了“重庆国际生命科技大学”,培养了一批麒麟集团高层骨干。在西安,他购入军工生产基地为校址,建中华传统文化进修大学(又名西安麒麟文化大学),还成立了金佛山特医学院。

    据记者调查了解,张敛财几乎无处不在。他所在的“人体培训学校”,每位学员每期收费几十到几百元不等,四期学下来,加上校内食宿,总共要两三千元。前来“国际生命科学院”看病的人,医院不单用气功看病,同时输液、打针、卖药一应具备,俨然一家正规医院。每位病人去看病时,先要进行气功调理,一天两次,每次50元,一个疗程十天半月不等,打针吃药的费用另计,收费不菲。张还通过大量印制非法出版物、磁带、个人肖像画来赚钱。

    到了后期,张宏堡已经明目张胆地敛财了,他公开宣称,中功就是要收钱的,不收钱的功都是假的。据了解,每个中功弟子,只要让张宏堡摸一下头顶,就收400块钱,后来他自己懒得摸了,就让他的徒弟来摸。张宏堡还鼓励中功弟子为基地捐献家业,规定捐5000元的可与其合影,捐一万元可陪同其吃饭,如果捐更多的话,还可得到他亲自发功治疗。通过多种名目和方式,张宏堡敛聚了巨大的家财。了解他的人都说,张宏堡是当时所有“神功大师”们中最富有的一位。

    (3)张宏堡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敛财无数,得益于他拥有广泛的追随者。而这些追随者之所以狂热崇拜他,在于张很善于神化自己,赢得信任。对此司马南的评价是:张是一个正常的人,聪明的人,但他没有逃出一个规律,就是一旦事情做大了,就幻想着君临天下,开始“造神”。张宏堡喜欢从学问上来打扮自己。在他的自我简介里,罗列了他这些年来自修的诸如现代医学、行政管理学、政治学、心理学、公共关系学、新闻学、教育学、哲学等数十门学科课程,并自称已于1998年自修完了美国哈佛MBA工商管理硕士的专业课程,“又报读并学完了政治类的公共行政博士课程”,特别注明“已获博士学位”,至于是哪所学校的博士,则语焉不详。张把这些经过美化后的资历四处向外公布,并印成资料册发给学员员工。张在信徒眼里几乎成为“神”。在“国际生命科学院”外的影壁上,第二任院长严庆新就无不崇拜地写道,张在院里居住期间,其卧室房间和走廊四周,“常常是呈现满堂紫光”,因此还把他居住过的房间取名为“紫光阁”。

    颇具煽动性的演讲和故弄玄虚的理论,使张宏堡赢得了不少知识界人士的认同。有号称哲学家的人专门为其题词作赞。有的作家竟称张宏堡是“带着为三界人造福的使命”来到人世的,使神化张宏堡的运动达到了巅峰。据悉,张宏堡和中功热潮因此席卷全国,仅1990年,听过他带功报告或参加过学习班的,就达800万人次。

    (4)在不少虔诚的练功者眼里,张宏堡是一个和善、沉稳,颇有修为的人。其实是一个刑事罪犯。据香港媒体透露,张宏堡被中国警方追捕,是因为其涉嫌强奸20多名妇女,从老幼到残疾,他都不放过。事实上,北京警方早在1990年10月,就接到内蒙古一受害妇女的举报,并对其立案侦察。之后,四川、重庆、贵州等多地公安机关也相继接到被强奸妇女的举报。1991年5月,北京市公安局发出了对张宏堡的拘传通告书,张畏罪潜逃,四处躲避。

    曾任北京市中医管理局医政处处长的安保华,1990年查处张宏堡在北京非法行医的气功门诊,取缔这个窝点时,张当时威胁说:安保华你听着,我搞到今天不容易,你要为此负责任,你会付出代价。结果,两个月以后,安保华在自己家楼下开自行车锁时,被两个持西南口音的人一顿乱棍打倒,脸上被划了三刀。这两个人一边打一边说,你知不知道你反对谁了?当时,凶手行凶用的刀和身上穿的军大衣都留在了现场,然而这件事却不了了之。尽管张宏堡曾多次向外界表示,中功组织不是宗教团体,也不是政治组织,但号称有数千万信徒的张宏堡,设计了十分严密的组织结构,从上到下有完善的组织系统。同时,他很注意发展一些党政领导干部的关系,以寻求政治庇护。当时中功在一部分高级党政干部中颇有影响。1995年以后,中功的组织已经越来越大,不容易处理了。鉴于中功组织愈演愈烈,越来越邪,触犯国家法律,政府决定取缔它。1999年9月开始,中功在全国范围的企业越来越少。青城山的中功基地,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被查封的。

    (5)张宏堡从1998年便以涉嫌强奸妇女、伪造证件、非法出境等三项罪名,受到中国警方和国际刑警的合力追捕,但都被他动用各种关系解围逃脱。2000年初,张进入美国后,中方多次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并向美方提供了大量有关张宏堡涉嫌犯罪的证据,要求美国将张宏堡遣返回国。然而,美方却执意给张宏堡以政治庇护。张宏堡案一直至今悬而未决。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Pages: 2/2     Go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500 字节
认证码:
验证问题:7+7/7+7*7-7=? 正确答案:50
限 50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