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博客
主题 : 医理探源zt
陈名 离线
0413117098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0  发表于: 2014-11-23  

医理探源zt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陈名 从 笑看天下事 移动到本区(2014-11-23)
脉象就是人象,人象就是脉象,脉象之于人象是局部,人象之于脉象是体征反映,脉象反映体象,体象见诸脉象。脉象是炁血流动之象,脉象反映体征变化之象,脉象是内部的体征反映,体征分为内外、虚实、表里、阴阳等等,见诸脉象则是炁血流动运化等的征候反映,所谓血以炁行、炁以血立是也。怎解此语?炁行则血行,血行则炁化,化者运化流通之意,血液流通在于炁之使然,血行靠炁助,炁行靠血运,何意?血中蕴炁,炁中含血,炁血一体,各为其用。血行乃为炁旋之本因,即炁旋为根本动力,血行谓之表象,所谓表里关系,血之运行全赖炁之旋动力和游动力,旋而有力,炁行饱满,血液充实,指感圆润,游而有力,血行畅达,炁流感强,所谓炁血一体,乃是炁血之表里、内外之阴阳者也。
血行炁动,炁动血行,炁行者血液必行,血行者炁必随之,炁为源血为表,所谓表里阴阳,阴阳者并非极性,而为动静。即并非阳性推动,阴性阻止,炁合血融,融合之炁血不显示明显的阴阳属性,炁行血则行,血行炁则动,融合也是动力,并非一切皆是阴阳属性变化使然。动乃永恒,静乃相对,所谓静态是感知描述,并非本体运动的状态描述,万物皆动,万物皆静。以自然观之万物皆动,动乃永恒,以人体感知可以为静, 感官使然,并非本体状态的描述。
客观而言,万千变化皆在静中,即融合态变化而出,人感为静乃是融合,在于人的识神区别度。以人观之静态乃是感官之象,以神观之,静而非静,变化依然。即形体感知与神炁感知有别,所谓炁形有别,不可同时而语。
炁动法随,象由心生,形动乃神炁之指向,炁血运动使然;炁动乃心象,神魂之使然。血液流动神魂炁法性具足,血动炁行,神御魂助,魄随炁行,神御其间,法象兼备,所谓神魂力法象尽出,一炁流行,血自变矣。
具体解之,血行者炁之象也,炁行者魂之力也,魂行者神之御也,神者天性使然,即为自然力之驱使,而非人力所及。人之主观,妄解天意,即以主观之臆断妄解自然之力规,所谓性也。自然以融合平衡为第一法规,至于性体变化皆为其用,性体变化皆非本源,人以变看变,以用为要,是故妄解阴阳理法。
阴阳者并非属性之显,乃为本体阐发,阴者乃是阳之体,阳者乃是阴之体。何意?阴就是阳,阳就是阴。具体言之,阳者非为阳性之机能,阴者非为阴性之机能,乃是相对观,此乃人为之象。究于自然本体而言,无复阴阳,就是没有阴阳一说,阴阳乃是人之主观所成之象。在自然界中阳中有阴阴中有阳的说法是在说没有阴阳一说。乃是相对的解读的思维方法或理念,乃是人心中之象别。
客观地讲天融地法,人居其间,本无阴阳。何出此说?天以一能生万物,地以一形成万物,人以一炁统形炁(能),形成于炁,炁化于形,形炁乃是一体,何曾分开,哪来阴阳。即为一体何来两说,此乃人之心象使然,心中有形乃成形之象,心中有炁乃成炁之象,如若无形无象则炁形两全。炁者能也,形者象也。神者炁之用也,魂者炁之象也,魄者形之用也,魂炁相合象法出也,象出有法,法出有象,象象相随,法法相连,所谓象法是也。有象即有法,有法即有象,象随法出,法随象动,象乃法之用,法乃象之体,所谓象法是也。法象兼备乃是人身之成也,人生于天地之间,乃是象法使然。
象乃分为形象、炁象、神象、魂象、魄象,乃至万千象,但皆为炁所生成,故曰一炁。万法皆有其象,万象皆有其法,法象兼备,一理统然,则为天象天法。天象乃为炁象,天法乃为炁法,一炁流行,万法皆成,法理兼备,万物统然。
自轩辕黄帝之始,历代医家术士穷尽毕生精力研究天象天理医理,始终未尽其意,皆因不明之故。天象乃宇宙自然之炁象,天象浩渺,难复其用,广大无边,穷毕生之精力亦难知一二,更何况医理繁杂,包罗万象,岂能尽述其意。然万象皆有其法,万物皆有其规。归其总要有三:法理、道理、运势。
法理就是象理,即是成象之理,即为用法;道理即是天理,即为天体成因,所谓大环境是也;运势乃是变化趋势,所谓变化无常之趋势所在。天理昭昭,人浮于下,天象之规成于人身,所谓地形之规,天体运动为五运三法,五运者象、数、理、法、性,三法者融、合、分。天象之于人象,亦然。万物皆是如此。
天道有常亦无常,有常者有规可循,无常者变化万千。无常乃是变化,有常乃是本体之规,常显乃是天规地法,无常乃是变化使然,变有变规,定有定法。此乃何意?变者自然相应,常者规律使然。所谓五运三法即是如此。五运者象、数、理、法、性,象者炁象(能量之象)、形象(形体之象),象由心生,关注于炁则显炁象,关注神则显神象,关注魄则显魄象,关注于形体则显形体之象,如此等等,皆源于心炁之指向耳。人心存在诸象,万千象法尽皆存在于心神之中,心境使然,所指不同,成象有别,是故修心乃是成象悟理之法。凡众人执着于形象者,心炁必弱,此乃形衰之象。缘何此说?心炁乃是神炁之本,忧于形则关注于形体之象,心炁足,心神广阔,则关注于心神之所在也,即灵性使然,所谓心胸宽阔乃事事比求于本炁,即注重于神炁之用,而非形体之观。此乃心神之用有别耳。
纵观苍生大地,俯瞰芸芸众生,尽皆如此。皆因不明心象之所成耳。心炁博大无私,必然空虚渺渺,始知万千炁象。而心炁狭臆者,必然执着于形体观念,心境不能放开,此乃心炁使然,而非主观因素。万事所成,皆因客观,而非主观。主观看似主观,实际仍是客观,原因在于一切主观皆因客观之炁使然,没有了客观之炁也就没有了主观之想,所谓炁乃为本之意也。炁之本在于融合万象,始可成就万象,万象皆源于心法之成,心法不明,万象不清。心法之象不同,炁感之象有别,所谓心炁之法也。
炁行万象成,所谓一炁使然之意。 可以说一切神识活动尽皆可以成象,只是象的形式有别。闻觉成闻象,听觉成听象,嗅觉成嗅象,触觉成触象,视觉成视象,心觉成心象,神觉成神象,如此等等,不一而足。万千之觉成万千之象,不止形象耳。所以,悟理乃是开悟,不可执着于一种象法,而不及其余,此乃悟理第一之意耳。
就脉诊而言,感知有别,成象亦有别,所谓心性使然。广大而无私,心胸广阔,不狭私,不执谋利之心,则心炁畅达自然,感知亦灵动而准确,心境如流水,丝丝波动尽皆入心,则心象宛然清晰,无扰无忧,则心曦明了,皆因神炁使然,此乃悟境。悟理在于明心,心中一尘不染,丝丝波动尽皆见诸于心中,则心象清晰宛然。此乃脉诊至要也。脉形之于人形,乃是见微知著,微者心炁感知,著者形体之象。心神静而知动,心神噪而难明指下了了。故而心虚极而动显极,以静感动耳,所谓差别感知之法也。此心无动,他动尽知,此所谓脉诊之基也。心无成规定法,任由象象自生,此乃脉象由来是也。
如是观之,脉诊至要在于明心鉴性,心明则空然辽阔,鉴性则虚心体静,此所谓修心养性之谓也。心境体松,心绪静然,一炁流行尽收指端,此乃以不动应万变之法,可以说心境乃是禅境,也是脉诊之境,所谓万象相通之意,尽皆如此是也。
心法乃是万法之根,心动炁则动,生成相应之法,感而遂通,如是而已。今人求法不求于心,而求诸于外,诸如形象感知、炁象感知等皆求助于外心,就是求助于仪器设备,此乃不明之故。心神乃是万神之主,心神不固,一炁不静,诸神俱噪。所谓心为诸神之主也。心炁乃是周身诸炁之总枢,心乃脏神,魄乃体神,脑乃炁神,各应天地人三项,不可不明耳。至于腑脏,尽皆源于此三神制约,心明体则健,脑明神则清,腑脏之间维系魄意。魄乃是联通虚实两体的桥梁,脑神对应天炁,心神对应脏腑与形体,魄意联通表里虚实,兼顾虚实两体,此乃天规地法之所成也。故曰,人身之于天地乃是凡形,人炁之于天地乃是天炁之法,魂魄之于天地乃是生身之要,即为灵动之法根源也,所谓天规地法乃是天炁地炁的灵动综合,即人体之所以成为有机整体的根源所在。炁行周身,乃是炁道使然,无论十二经脉、奇经八脉,还是脏腑炁流通道,包括络脉孙脉尽皆与此相关,炁脉维系周身炁血联通交融,进而成为有机整体,由此维系形体成为有机整体,所谓形体之成尽皆由炁道维系使然,否则形体就将散乱而不成形也。
形炁之间,炁旋维护,炁旋而成整体,炁游而成交流,炁动法随,所谓炁法自然是也,见诸脏腑则表现为功能属性。见诸炁血则为阴阳,所谓阴阳者无阴阳,炁血即为阴阳,直接以炁血描述更为直接和形象,所以炁血之间无所谓阴阳。诸如炁虚、血虚比阴阳类说更为直截了当,何必多此一举。阴阳乃是人的意识的相对观念,在中医学中古典医学以此描述是属于不得已之法,而今现代中医学大可不必如此,直接陈述脏腑机制乃至病情病因,皆可不使用阴阳一说,亦可解说明白,还不至于造成医学理论的混乱应用,甚至于解说不清。
中医经典源自于当时的时代背景和文化背景,拘于当时的文化发展和对于客观世界的认识,不得不使用广义类比的演说方法,才产生了阴阳一说,而今,科学技术的发展和应用已经能够解说清楚众多的客观事实,大可不必再拘泥于最为原始的阴阳理论学说的陈述模式,此乃与时俱进的考量。
阴阳一说源自《易经》,《易经》乃是演说万物形成及其演化规律的经典,然将万物的发展解读为阴阳的对立统一,本身就是不客观的解说,万物之成以融合为本,无所谓阴无所谓阳,同体相融,无所谓阴阳属性,无所谓阴转阳阳转阴,阴阳同体,同根互生乃是误解,阴阳对称均等,何来互生,要转化都转化,要生成都生成,何来阴阳互生一说。所以阴阳学说乃是人心的对立象使然,纵观宇宙万物,一切的一切都是融合的统一整体,不存在对立的阴阳观念,所谓对立乃是人心的理念,而不是客观的物质事实。就是说阴阳的对立统一是人的思维的对立统一,而不是物质世界的对立统一。
天炁和地气地能始终是融合统一,何曾对立统一,能量的融合统一乃是融能性的体现。所谓融能性乃是一切能量之间都存在着相互作用,融合而生成新的能量或者自身能量得到加强,不管怎么说都是能量的集聚或转化,与所谓的阴阳无关。《易经》以人性感知类说阴能和阳能,本身就是主观,所以说《易经》不是对客观物质世界的形成解说,乃是人性感知的解说。《易经》之说源自于类比之法,所谓热度和凉度、明度和暗度等的对比所产生的阴阳观念,此乃人性化的解说,而非物质世界本身的解说。人心分而阴阳立,误导众生经年,以致于至今已经深入人心,可谓害人久矣。
纵观天下法象,无不以融合而生,并非对立相生转化。天地之间人居其中,实非其中,人即是天也是地,何来其中,人心有别耳。人心为图解说而立阴阳,实乃人心不融天地使然。万千景象彼此互通,乃为一炁混成,炁能旋聚不同,能量属性有别(而非阴阳),相对自成整体所以形成万物。万物者炁能之属也,即能属不同,即功能有别,能量组成不同,炁旋的旋聚力不同,炁流凝聚和疏通炁道不同,组合成万千物质,进而组合了万千的形体物质的综合体,所谓个体。
然究其根,仍然是能量的融合体,而不是分离体,所以假立阴阳以图解说实乃分离象的描述,直接抛弃了本体的能量研究,而拘于象的感知去解说万物万象实乃误区也。天地生成与数有关,而非阴阳数,阴阳数乃是人心的描述,就是人心的感知力的描述,而人心所能感知的非常狭隘非常狭小,一眼之观而不知能场能融,皆以象法而且是形象法解说物质世界的形成与演化,此乃偏激化描述,已经远离根本,是故不事阴阳,注重客观的形、炁(能)、性、体、质等研究和解说更能反映更为广阔的物质世界的真谛,是故废阴阳而立客观物质解说乃是进步的表现,并非不是继承,乃是继承的发展,发展中的继承,此乃至要也。
《黄帝内经》成书两千余年,演说至今,已经面目皆非,所存无几。所有的真谛被后世学者解说的几乎荡然尽失,及至寒凉、温热更是无不用其极,致使《黄帝内经》本源几近全无。《黄帝内经》本来是天地人三象关系的演说,被后世学者发展成医书,进而极力阐发,致使辨证论治、六经辩证等等层出不穷,天象演化丧失,地象类说推到了极致,人象演说成了形体论功能论,《黄帝内经》的本源几近丧失殆尽。
尤以阴阳立,虚实解,为其极致,满篇医书解读都是人心人象,天与地何存?万象归一,乃为一炁,炁就是能,能就是炁,能转形,形转能,能生能变,形生形变,皆是一炁使然,能融而稳,能生而变,能量就是炁,炁就是能量,能量组合形成新的能量体,相应的形体成形,即为如此。
能量演化学说就是天炁演化学说,也是地象演化学说,还是人象演化学说,能量的升降开阖运动就是能量的演化学说的内涵,所谓炁机就是新的能量的生成或者原有能量的疏导运化,而今炁机不明,乱解运化,几近都是地象类说。金木说火土的狭隘的地象类说运用到了一切,造成中医学发展的一片混乱。而今重立法规,明其要旨,实有必要,继往世开来学,以利中医振兴,此乃善之善者也。
鸿源开拓,广立疆土。天威所至,尽皆尽知,所谓中医振兴是也。所谓鸿源乃是明天地之规,即炁能融合为本;开拓者乃是广开言路,努力实践;疆土者解说人心之象所成之法,以利明智开悟;天威者遵从天地之法,融合天地之炁,顺应自然之炁的运行发展规律,所谓开来学是也。
脉学之道在于明德立法,诠梳圭旨,确立章法,以无为之功建立有象之学。脉学之法在于明其心见其性,知其然亦知其所以然,所谓全明全解脉学之道。然自“轩辕黄帝”建立脉学之道以来,已历上千余载,未获真传者,皆因表述不明,理法欠缺,陈述过于文义化,解读甚坚,以致贻误后学,而今重开象学,重述圭皋,以利后世之学,诚望慎之重之,以为获益千秋。
象学之法在于法理兼备,法者炁之变化使然,理者明其要旨。天地之炁皆有其法度,无有定规,然有其法蕴育其间,尚可为世人遵从类学。象规有法,数法有据,理法兼备,始可称之为象数之学。然后世学者多求于形体之象,而忽略炁能之象,以致于陷入误区而不能自拔,发展至今以使医学陷入困境而不能自救,而今著述太素象数医学为就传统医学脱出困境,以为圭皋,并求于发展,当慎视之,切切!
太素象数医学源自于天体之炁能的数象分析,结合万有之法,创立新型医学体系,以为延续传统中医学之精髓而开来学。象数者象源之法也,逢象必数,逢数必象,象数一体,互为诠释,互为解读,此乃万有之法之核心内容之一。象数之学始于太素,乃是象、数、理、法、性兼备之学,太素之时,天炁已经具足体、性、质、性等基本物质要素,具备了形体物质形成的基本条件,炁形通性,以炁解性,可以解说形体的基本属性特征及其变化趋势,是故未来医学立足于太素之象数解说,可以衔接炁形关系,并可以互为转化立说,是故创立太素象数医学以为传统医学之延续,当明之重之。
太素旋学并非玄学,万有定律证明一切物质都是旋转的运动,是以旋转乃为一切物质的运动的基本特征和运动属性,至于能量本身还有其自身的属性特征和功用,是以运动的能量之炁来解说未来医学的诸多医学问题是为基本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当首先明晰下来,以为学法入门之径耳。太素象数医学的创立本于天数之法,合于地形变化之规,用之于人体乃是天地之数象的结合,同时兼顾人体之本身之特殊的运动规律,综合而成太素象数医学的基本理论体系。废阴阳之说乃是为了明晰简洁,便于被现代人所接受和传承,而今五行之论狭隘多多,亦应同时废除,以利新学创立。
太素二十四象乃是依据天体之炁的运动特征见之于人体之脉象而表述的,并非刻意求新以利新学,是故人体脉象之演说当以此为据,并套用相应的数法,推演人体疾病之来源,解说病机病制病因及其治疗依据,结合太素象数医学药用之法规,而设立新学之基本体系,故而太素二十四象乃为未来医学的发展方向,当慎视之并用之。
太素之始,万物皆无定象,太素转化为太极,万物定象杳然,一切尽皆明晰下来,继之形体形成,万物运动皆有定法,究其根本源自太素之炁使然,故曰立象立数于太素,以为延续之功,进而解说象变数变之法。太极者阴阳之变,所谓炁能之变之法也,然阴阳一说并不能尽述其要,并且人为主观多多,以分裂象为物质演化之说的解本论点和论述,尽失天炁之本意,融合乃为万物之根,融合乃为一切物质存在的基本条件,分裂乃是变化的描述,而非本体存在的基本条件,是故太极之要乃是圆融,并非阴阳和合的解说,阴阳术法并非阴阳的描述,而是象学显象的一种不确定说法,故而不能描述物质的本质特征,只能类说物质之变且不能尽述要义,是故废弃阴阳论述,改用炁能及运动解说,辅之以象数解说医学乃至天地之道。
《天旋经》解说天体奥秘,《地旋论》解说地有**,《人脉法》解说人体之象数,三论合一解说天地人总象,是以**人体奥秘,进而确定疾病治疗之法规。
象数医学的合理内核在于象与数的有机结合,以数演象,以象推数,互逆推演,以为解说。象学之道乃是医学的基本思维路径和模式,数学之道乃是解说和互译的法径,是故要明象数之学,需要先明象数之理,否则无从解读象数之学的原理及其应用,故而先传象数之法径,后传象数之用法,当以虚心求知。
象理就是法理,象乃数演,数乃象演,其中寓法,法变数显,数显法变。象生数,数生象,解读角度不同耳。象学之法就是感悟感知之法,因感成象,包括实象虚象,即形体之象和炁能之象,炁能之象乃为虚象,并非实体(形体)之象,乃是神炁感知所成的炁能之象。炁能者物质之本也,即形体的本源,形以能立,即首先是能量的组合结合,然后才有了形体物质之间的结合,所以说形体乃是炁能的延伸和发展,是故能升能降是物质组合的基本途径和法路,因此研究炁能就是研究物质组合生成之根,而且是重要的根本的路径。
象数医学研究物质包括形体和虚体的对应的象和数,就是解读物质演化的根本所在,象可以感知,数可以推演,象数结合乃为解读之法,是故象数医学乃是基本之法,也是传统医学的发展中的继承。象学之道源自于人体的感知能力的成象途径,可以说成象之法有三:一是五蕴感知,即声香味触法,即是听觉、嗅觉、味觉、视觉和触觉,所谓借助肢体感官之法;二是神觉,通过炁能感知成象,比如思维意识就属于此范畴,通过思维意识在头脑中形成相应的炁象,人们把它解读为虚象,实乃炁能之象;三是离体感知力,所谓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就是这种感知方法,具体地说就是灵魂出窍,即将精气神凝聚成形,形成新的能量之体,而此能量之体脱离躯体,而处于另一时空之中反观形体和虚体所成之象,此乃聚而成形散而成炁的应用。
在传统中医学中阴阳的解读误区多多,大多以人之主观的思维角度来界定和区分阴阳,造成诸多混乱和难以解说清楚的地方,究其根在于阴阳不明,所谓阴阳都是人心之主观看法,不是客观的描述。客观地讲世界无阴阳,阴阳是人心的对立成象,象就是象,无所谓阴阳,更无所谓阴阳对立统一。人心分裂而成对立两象,所谓阴阳,实际上讲一切物质都是能量融合体,没有对立统一一说,不能把区分度解读为阴阳,即不能把感知上的差别解读为阴阳,人无感觉诸能平衡,何来阴阳一说。本立道生指的是能量体的融合与平衡,所有的变化都是能量之变,能量重组,形成新的能量体,而相应的形体物质随之而变,能量属性(即能量作用)不同功用有别,不存在阴阳一说。客观地讲明暗不是阴阳,这是人的感知力的区别,寒热不是阴阳,这是人的觉知力的区别,同样是某一状态不同的物质对其感知有别,红外感知和可见光感知有所区别,可见光看不到的,红外线可以感知,这不能说成是阴阳有别,就是说不可以人的感知力的不同去界定物质的属性区别,就是所谓的阴阳。夜行动物不都是凭借可见光来觉知的,那样就会得出不同的阴阳观念,即便是人类觉知力也会不同,岂不成了对同一事物的觉知产生阴阳有别的观念,所以不可以以人心定出的阴阳观去解读物质世界的本质。原因在于人们为了认识物质世界假想出来对立统一的区分度,进而解说物质世界的形成,即有差别觉知为人体感知的变化,以此来解读无差别觉知的变化是否定变化是永恒的,人体不能觉知的变化是主要的变化,占据绝大多数的变化,人体觉知的变化仅仅占据很少的一部分,是微弱的一部分,所以阴阳立于人体的觉知力本身就是错误的,而且变化不等于不平衡,不变不等平衡,变化不等于不融,不变不等于融合,变化是显象,融合是能量间的作用。
可以说一切物质都是融合的,只是融合的方式途径不同,排斥也是融合的一种途径,融合就是共存,并不等于完全地接受,共存就是平衡和融合,诸如寒暑往来共存于天体之能的循环体系中就是融合平衡,不可以一时之感受来解读融合与平衡。在人体中四时之炁共存,循环转化互生互变这才是融合平衡,不是夏季存在夏季之炁,那样人体就会失衡,四时之炁因时空有别而感知有别,但这不是阴阳,夏季一样可以感知到寒冷,冬季一样可以感知到炎热,不能说成四季的阴阳之炁使然,所以取象比类解说物质变化成因,属于误解物质世界的本源和变化,原因在于人的通常的感知力极为狭隘,包括现代科学仪器所能感知的范畴也是非常狭小的一部分,而因为感知到的差别去解说物质世界的变化成因甚为不妥。
物质世界的形成与变化皆源于能量组合之变,觉知到形体形成形象,觉知到炁能形成炁象,而且炁能种类无以尽述,则炁能之象亦无以尽述,是故不可以以形象心和人的觉知力来解说物质世界的成因及其变化,当以自然力来解说才较为客观,即静心无欲,以神炁感知较为真实。人体之炁神具备感知一切的能力,当然这得将相应的能量之炁聚而成形才会具备相应的能力。比如人体中脏腑之炁凝聚成了相应的炁形即无形的脏腑炁体,所以脏腑之炁才具备了相应的功能和感知力,比如对寒热的感知、五味的感知、听力的感知、神识的感知等等都是相应的炁能在人体中聚集成形,才具备的能力。而老年人的相应的炁能明显不足,所以相应的感知减弱,对应的形体也衰弱,皆因炁能使然。
神炁感知乃为脉诊之必须,神炁者脉诊之基本法,神炁在于静心息虑之间的一点灵动,神源自于炁的灵性使然,炁动灵感,自然相生其象,所谓炁象是也。灵虚炁虚之间自然产生炁场反映,进而产生灵动之象,此乃炁象成因,故而静心息虑无欲无求至关重要。
脉诊之时,身心放松,一意无求,执着专注,不问病情,只有一点心神指向的明晰,诸如病位病情等相关的信息发出于指端,心神静候体察,自然会反馈回某种相关联的信息,是为医患之心神之交流耳。神生于无象之间,心动于无识之机,炁象成于灵动之间,所谓数象成因是也。法由心生,心由法动,自然相生是也。一点灵犀瞬间转化,随信息之显随时而变,自然而然之间,心灵信息杳然于心,自然知也。此乃心神之用耳,不可不察。
心境杳然空虚,无形无象,不执着于一切象,不执着于一切主观经验,全心放下,一意无求,任凭心神感知患者炁变,自然会产生相应炁象和形象,此乃神之用法。神乃炁之灵动之所成,神是炁的凝练,神是炁的灵动性反映,神是炁的相融性感知,无神则无炁,有炁便有神,炁弱神浊,炁充神明,炁之象见于神之态,神之态见诸炁之象,炁动法随,法动炁显,见诸于神则为神曦明了,神意之间皆反映相应炁象的变化,炁象之成也会反映于神炁之变,所谓炁动法随,神炁相生是也。
神生于炁变之机,炁未变而神先动,神乃动因动机,神乃是炁的精髓,炁之法用,炁为本体神为其用,神炁一体互为转化,炁足神生,神明炁静,一炁流行遍布全身,神曦明了,乃是正常之态。神乱炁必散,炁散神必不凝,所谓神炁一体,相合相生是也。
纵观各种脉法之道,皆因不明神之用法而苛求于指法精微,以求于明了诸象,结果事与愿违,每每不能自圆其说,皆因过度苛求于形态耳,指法之用必须明于心法,心法不明指法无所终也。所谓三指把脉者,是谓多选诸点,以便查知脉之来龙与去脉,以便晓知脉象变化之全局,始知脉象变化之走向,进而明晰脉搏之变化,此乃常态诊法之要,而非苛求于三指之间的每一点的变化及其成象,脉法之精微并非是苛求于每一细节的脉形变化,而是关注于脉象的整体变化,进而知其脉象(血象)之来象和去象及其三指之间的变化之象,此乃全局诊脉的精微要义。今人诊脉苛求于脉象的精微细节,唯恐遗漏,此乃舍本逐末之技耳。
血液流动于血管之中,处处皆变,无一处不变,以一点之精微解说全局之总象大失其真,血象与炁象相关,相辅相成,互为影响变化,皆因脉象之法源于炁血成因,炁生血,乃是提供能量支持,血生炁,乃是炁形转化,炁不足血转化,血不足炁相生,血炁不足耗神散炁,是故,炁血之道在于明晰脉理脉法,不可只重形体而忽视炁血运行的基本法则,血液流动如同水形,皆无常势常态,随曲就伸,高低错落,变化使然,无处不变,无处不动,皆无常象,一时之间亦有其变,怎能拘于某一形态而诊察全局,是故脉法之道必须首先明了脉理渊源及脉象成因,而不是仅仅局限于脉象的感知。
脉象成因就是炁动法随,法动象变,神炁之用也。心神宁静炁自安宁,血象趋于平缓,心急炁急,炁旋急迫,脉感强烈而有力,此乃常识,何言于病象,是故脉诊之法要在于心神的感知,而不是形体脉象的体察,形体有变而神炁有感,变中有常乃为觉知之道,即觉察变中之疾患信息乃是脉诊之法度,而非脉象之孜孜以求耳。是故脉诊之法要务必重视神炁感应培养,而非形体感知之苛求,故而脉学之道当先明脉理脉法之要,才可躬身力行,始见其效耳。
自皇帝始,脉学之道传承至今,愈来愈偏离脉理之真,苟利于当前利益,不深求于脉理脉法之道的真谛,实为憾事。脉学之法在于深求脉理之渊源,精研脉象之成因,始知病机之所在,而非诸多的症候的罗列以求对症下药,症候之变无以尽述,怎能全部记载和传承,更何况时空转移,万象皆变,古人之法已不堪今用,执着于过去久远之法而有效于今世,无异于枉然之行也。
而今脉学发展至今,几经补充完善,造成脉理面目皆非,古人之法度几近全失,古人之象天法地之说乃是譬喻,今人则以天地之象类推人体之变大失其真,更何况古今文要不同,寓理不同,古代之先贤累述天地之道皆为了说清天地人一体关系,理象法具备,言说人之要义,而今世人以古代理法解说现代词意,以为继承,实乃缪也。古人不知今义,缘何解说清楚今文之义,当于此时,今人当得反思,脉学之道之法的奥义何在,才可传承脉学之要义。
脉学之道在于明德明心,不可苟利于形体之象,形象乃是血象,即血液流动之象,其中包括血液的动力之象、形体之象、体温之象、粘度之象等等,血液之象乃是血液的物理成象,所谓形体之象,而内涵炁象。指感之法在于手指指纹纹波成象,虽然也存在肌肤感应成象,但是主要在于手指纹波的发送和回馈成象,肌肤之接触也可以成象,所谓触法成象,但就其要点在于纹波成象法则,即手指指纹发送的纹波激荡于血脉之中产生回波反馈于医者之纹理之间,产生相应的炁象反映,所谓形体之象的形成。而此法对于患者的神炁感应相对较差,原因在于医者的心神指向关注于形体脉象的感知,所以信息的获取取向局限于形体感知的范畴,是以对于炁能的感知力较差。而血液流动之象变化万千,不是以几十种脉象所能描述的,只能说大体上近乎那种基本的脉象,以脉象细微对应身体之变的细微是没法尽述的,也不可能实现脉理的言说,原因在于血象万千,病象难明,不是简单的医理所能阐释的,是故过分执着于形体的感知有失欠妥。
血象与炁象的综合才能反映疾病的真谛所在,血形是炁形的反映,而炁形还可以反映炁血成因,炁变血变,炁为主导,炁神一体,炁寓以里,神见诸于炁,炁反映于神,神魂魄意性均可见诸于神炁反应之间,即形体变化为表,神炁反映为里,并非见微知著的推理,而是神炁直接反映内里脏腑之炁的变化,万千炁象万千变,但是神炁知其有异或为常,是故神炁乃是诊察之根,患者之神炁会反映相应异常变化,而不是医者直接推断疾病之产生和发展变化的由来,此乃生理使然并非玄虚之举。
纵观脉法之要,以神炁感应为先,形体感应为次,二者结合乃是脉诊之法。
脉诊之初,平心静炁,无欲无求,自然而然,充分发挥自然感应的作用,任凭第一印象得出初步感性感知。脉学之道在于脉象感应自然法则,所谓脉诊灵动性法则,就是在脉诊之时,全心全意投入到患者的诊察之中,不事主观,不以人为意志经验作为诊疗之基础,而是以自然性为主要的判断依据,换句话说就是以神炁感应为主要的诊察途径和手段,不执一丝主观经验的前提思维理念,客观性的诊察作为第一手段和途径,进而感知患者的身心状态,获取第一手资料信息的诊疗手段和判别依据。
在脉象获取过程中,遵循脉理脉法之道,就是不事主观思维,平心静炁之间,以手指的触觉作为媒体,身心的静态感知为基本的途径之法,心神灵动灵犀为基本的获取途径。诸如,在感知过程中心态静然无欲,心灵指向简明清晰,神炁自然融合于患者之炁中,患者的心神信息通过有形脉象和无形炁场直接或间接地反映于医者的神炁场中,医者无欲之间就会感应到此类信息的反映,进而得出第一手资料信息,这种信息反映源自于医患的神炁交融和感知,医者的信息发出带有自身的主导性,而患者信息发出具有疾病信息的因素,不一定是同一种类型的信息,需要医者及时捕捉到瞬间的信息炁场感应,进而及时作出调整,不是主观调整,即不是人为性的调整,而是信息适应性的调整,即顺延患者给出的信息链,而延续这种炁场反映,进而感知到更为深入的信息反映,以此来得出疾病的基本信息途径的延展。
在脉诊的灵动性方面,需要注意的是不是主观至关重要,就是说脉诊法则的第一要素是自然感知,而非主观印象的印证,不事主观的过程就是要求医者不执己见的过程,一切皆以炁场反映和指纹纹波反映为基本的信息获取途径,而不是医者对于感知到的脉象与所掌握的形象做出对比,进而推理出脉象的所属。这就要求医者熟记脉象要素,但有不可再脉诊之时心中已存诸多脉象法则,而去对照患者呈现的脉象信息,那样就成另一种“照方抓药”模式,所以在脉诊之时静心无虑无象至关重要,就是说不要先有成法模式,然后尽力获取相应的信息,此种诊脉之法尤须避免。
客观地说,一切教育都会留下其相应的印迹,避免这些主观性的干扰就成了医者诊脉的基本机能,所谓无欲无求是指医者练就的一种自然豁达的心境,一种不被物质利益驱动的心理状态,一种信息患者疾苦不为名利的自然心态,只有如此,医者才会在诊察脉象之时做到无私无欲神静炁安,神炁感应才会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即便是指纹纹波反映亦是如此,决不可以自身掌握的脉象信息去对照患者表现的脉象信息,那样会造成主观臆断,这各中技巧需要长期的心神凝练才可形成,绝非一日之功,这其中改变已经养成的观念和思维习惯就显得尤为重要,所谓没有经验办不了事,有了经验误死人,所以不事主观的训练和养成,需要医者长期地坚持体悟和历练才可以形成,此乃脉法之道的基础功夫和首要素质。纵观天下医者的脉诊之道,持主观者比比皆是,无心体察者寥寥无几,皆因名利驱使,不用心专注于脉法之道研究和体悟相关,当今世间,研究脉法者不乏其人,孜孜以求,竭忠尽力者亦不乏其人,而不受利益驱动者甚少,致使脉学发展处于瓶颈之间而不得突破,当自反省之时,去除名利之心甚为艰难和艰辛,然脉学之道容不得利益之法混淆于其中,否则难得脉学精髓真谛,是故,脉学之道不可为一时之利益所驱动,必须竭忠全力,不为眼前利益所左右,进而培养脉诊之基本素养和机能,以利脉学发展和延续,是为至要之功也。
苟利营营者难得脉学真谛,皆因脉学之真在于心境神炁的悟得和运用,没有大医精诚的胸怀,难为天下医事。故此,为医者当精诚于医,不为己利,不为世名,只为脉理求真所尽心,自当进步多多也。
天下医者无权无威,所谓医学权威包括古代盛世名医都不是权威,医学权威只有真谛,只有医学的真实,只有客观的物质运动和演化规律,自然物质的组成和运动及其变化规律才是真正的权威,敢于破名利相者才可晓知医学真谛及其法要,而今,为求医学之真要,就必须摒弃名利之观,哪怕是诊脉之时摒弃名利之心,才可以充分发挥医者的神炁作用,进而感知患者之炁神的状态及其形体上的反应,此乃至要之学,绝非名利之解。并非大医才精诚,而是精诚才能铸就大医。
医理脉理之求,乃是为了明心,心境不明,一切都是枉然,心为主导,灵为其用,心曦杂乱多多,怎求医诊真法。一切天下之学皆以心境培养为其首要,脉学之道亦是如此,不求医理脉理,但求眼前利益,难得脉学医学之真谛之所成,故此,连篇累牍,陈述于此,引为至要之功耳,万勿轻视之,不可以利益之心妄解医理脉理,误人误己也。
象学之道,在于明心,心境空虚了了,不存杂念,任何的患者信息都有可能捕捉到,所谓成象之法规也。象者感知也,感而遂通随明,即是象也,并非形体之一象耳。心中对程度深重等的感知即为数耳,数明,疾患程度则可知也,所谓数象之法耳。
太素象数医学的确立就是本于人之本源之神炁的用法及其天地之间神炁之所成而立,并非否定传统医学的思想,而是深层次地挖掘古典医学的内涵,结合现代医学的发展成果,为成就和发展传统医学所做出的努力,还望广视而兼容并蓄,以图中医学之发展突破瓶颈,延续后生后世,以为建功立业,创不世之功。万望不要拘于己见拘于名利而废公心公义。是为至要。
医理的探讨与研商,在中医学的发展过程中起到承前启后继往开来之作用,精研医理脉理脉象等都是延续和发展中医学的必经途径,所以诚望万千中医之名家学者继续殚精竭虑研究并身体力行以观其效,是为发展之法也。
本文以精诚无私之心,尽述期盼,还望诚诚谅解,但有不妥之处,还望海涵,并请指教。
中医之道的研究必须实现几个转变:从理性化模糊化中医理论与实践的阐释向客观性物质存在及其变化规律的认识和解说的转变,从阴阳论述向物质和能量类属与数量关系的描述的转变,从辨证论治向辨病治病的转变,从过度形体化的研究和实践向天地人之物质和能量一体化作用与存在的认识及应用的转变。
天地之道共存于人道之中,单纯地研读解说《黄帝内经》的文字含义已经大大背离了《黄帝内经》的宗旨和要规,皇帝之说虽为托论,假借皇帝、岐伯与鬼谷子等之名论述中医之道,然所陈述之要旨绝非以象类象解说天地人三者关系那么简单,《黄帝内经》之宗旨在于阐释天地人的总体关系及其在人体中的对应关系和应用,属于宏观整体性的描述与论断,其间虽然不乏诸多的人体相关的应用之学,然究其实质仍为天地人的总体认识之学,并非中医学的人体诊断病和疾病治疗之学的专著,在后世的研读考证与应用过程中,尽其发挥中医诊疗方面的考究,造成研读和应用方面的偏颇。而今,重新诠释其中的某些要论之时,结合现代科学思想及其发展成果重新建立相关的必要的理论机制和实践机制以为后世应用作为指导,故此,需要诸位行家学者慎行慎视,以为必要之论耳。
然旷古至今,研读《黄帝内经》者多以研究皇帝之学、岐伯之论、鬼谷子之说等来解说天地人的现象及其相关的生命演化规律,然终不能尽述尽知天地人的三才关系体系的完整性认识,及至现实已经有所面目皆非。皇帝之学、岐伯之论、鬼谷之说皆为假借言说天地人关系而立,并非三人对话,虽然经过多人之手,联系在一起形成酷似一体之学,然终不能前后维系解说成一个有机整体和彼此密切相关互为诠释的天地人之学,造成后世学者解说之时,每每误解,甚至于错论谬论,以致于传续至今,大相径庭,错谬多多矣。
究其实质而言,后世学者及今人解说《黄帝内经》之时,一方面受文字的解说影响,而错会文义,以致谬说谬解;二是受时代变迁影响,文化背景、人们的认知程度和看法角度已经发生多变,造成以后世角度解说前世之学的代沟;三是文义词解的方法有别,文学家的解词与医学家表述之间存在着诸多的差异性,不可以文学之意解说医学应用思想,这其中本身就存在着学科思维的差异,看法角度均皆不同,以致造成诸多妄解,视为要论至论等以致贻误后学。而今重述若干《黄帝内经》的要旨,以为后世解说之更误,当慎视之,慎用之,以为要论。
后世之学中每每提及辩证论治、阴阳之说等,其中存在着诸多误解。就阴阳学说而言,本身就是妄解,阴阳之道在于解说对比现象,这是古人不得已而为之的说法。但从本体而论,无所谓阴无所谓阳,就是说哪来的阴阳一说,万千物质相融一体,何曾对立存在,不能把变化解说为对立,那么就会存在昨天之我与今日之我成了对立的人体之象的现实,因为昨天之我就是今天之我的缩影,今天之我而是昨天之我的延续,本为一体关系,没有昨天之我的存在也就没有今日之我的形成,而今以阴阳对立解说物质变化,必然造成诸多妄解。而古人立阴阳论,本非解说对立统一,而是在解说一种物质现象的存在,仅仅是描述性语言,并非规律性的认识和解说。而今后世之学解说成了一种存在规律与古人之意大相径庭。
古人之说在于通过现象的描述引发人们的一种思考,而并非是定论,通过诸多物质存在现象的描述引发人们的认识角度和引起某些相关性认识和重视,然后世解说奉为金科玉律的规律性解说,并成为应用性的规律定规,以致造成中医学的发展形成瓶颈。而今物质世界的发展已经产生了诸多变化,文化背景迥异,当是时应以发展的角度来诠释《黄帝内经》,重新研读和看待古代医家之说时,应当立论于现代人所能接受的有利实践应用的角度去解说古代医学的物质存在和应用之学,甚为重要,此乃发展之功也。
就阴阳学说而言,根本不能尽述物质存在的本质性的物质关系。比如明与暗被解说为阴阳,从看待问题的角度而言,没什么问题,似乎明与暗是对立的统一整体,然就物质本身而言,就存在着问题,明是暗的对立面,这是人们的视觉效果,不是物质本身的明暗体现,换个角度去看待,明也是暗。比如在X光机下面,人们视觉上暗可能就成明,而人们视觉上的明则成为暗。从另外的角度说,人的视觉上的暗对于其他的形体动物而言未必是暗,就是说阴阳不是物质本质的描述,而是人的主观认识上的描述,以人的主观感知程度去界定物质本身的存在状态会造成诸多的误区和误解。
从现代科学的角度来说,物质世界存在着两种物质,一是形体型物质,二是能量型物质,形体与能量共存一体并相互作用。另外,还必须重视的一个方面,就是物质的运动。就此而言,人们还存在着一个误区,比如动与静互为阴阳,本身就是误解。一切物质都是运动的,那么就被解成阳,那么静何以存在?所谓的静又成了人们的主观感知界定的。人的感知能力是有限的,在人感知为静的物体,而在别的动物感知来看可能就是动的,在人感知为动的物体,而别的动物的感知可能就是静的,就是说动与静与感知能力相关。这样就存在一个问题,动与静怎么界定,这就存在人为主观的问题。另外,就虚实而言,也是不能解说清楚的问题,似乎虚和实就是阴阳关系,就现实而言,一瓶子气体,量多了就是实,量少了就是虚,都是相同的气体,就因为量多和量少就出现了阴阳的变化,也就是本质上的变化,这解说不清,量少不一定就是阴或阳,关键在于是不是发生了物质性变化,而发生了物质性变化也没法用阴阳之变来解说。可见古人立阴阳学说是在解说物质世界所存在的现象,是一种认识上的途径或者角度,而不能解说物质的根本性变化。
所以,从现代科学的角度来看,立足于物质和能量的类属、功用、性质、数量关系及其变化规律来解说比较合于客观,这其中还存着运动问题,不能单纯地以物质和能量解说,还涉及到运动、数量等,这些都构成了中医学的基本物质理念的内核。
比如脏炁和腑炁就是不同的能量关系,肝炁和肾炁也是不同的能量关系,能量关系不同,能量属性不同,机制与功用有别,运动规律也存在着差别。这如同热能和电能各自存在着各自运动特征和运动规律,这在中医学中被解说为脏腑之炁的功用和某些经络通道,所谓的能量运行通道,实际上都是对能量运动规律及其机制作用的描述,还不能真正揭示能量的属别和作用,尤其不能揭示其真实的客观物质或能量真谛,有鉴于此,中医学的发展有待于进一步的阐释解说脏腑之炁的本质、功用和能量运行规律,进而解说诸多的生命演化规律。
西医学说对物质的解说具有了一定的规模和定论,然就物质本身而言,还存在着诸多的误区,关注了形体物质的存在,没有将能量之炁的作用及其运动规律和发生作用的机制解说清楚,中医学立足于能量之炁的研究,虽然还不能尽述能量作用规律及其组成要素,但已经重视了能量的作用研究。这其中还把人体作为一个鲜活的生命体来研究,不是局限于形体物质之间的相互作用来阐释的,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人体的能动作用。诸如精炁神、魂灵魄的研究都是基于人体是活体的研究而出发的,这些都反映出了天地人的统一性认识和人的能动性认识。然而,后世之学似乎大有偏离中医学之根之本的研究倾向和事实,造成了中医举步维艰的状况,不能不引起高度重视。
中医学与西医学的根本性区别不是阐释方法上的区别,而是“西医人”和“中医人”的区别,从认识角度和人的内涵及其成因的区别,西医人侧重形体物质的研究和揭示,兼顾精神意识等方面的考虑和应用,而中医人则完全不同,中医人是建立在天地人一体的整体综合性基础上的系统人的研究和揭示,并且把人与天地之间的相互关系明确地提出并加以诠释,特别是人的特殊性——神魂魄意性等相对独立性作为人的生命力的重点来加以研究,特别注重于神炁的研究和应用,炁能一体观应用于天地人三者之间,注重于能量之炁的研究,而且是具备全息时空性的研究,即将过去的时空、现在的时空、未来的时空条件下天地人纳入整体来解说中医人的生命状态,这迥异于西医人的内涵,即便是当前时空条件下的人的研究也是全息性研究,也是将诸多的时空因素考虑成整体来研究解说疾病的成因转归归属等等,所以中医与西医的研究和应用不是用词的区别,也不是解说方法的区别,并非使用现代词汇解说中医就是西医化,而是立足点出发点落脚点等等方面的区别,比如古代医学所说的“炁”就是现代科学所说的能量,但是炁与炁不同就是能量与能量的不同,说人之虚体就是炁体,也就是说人之形体也是能量之体,诸多能量的有机综合就是炁体(虚体),诸多能量的融合就是炁的融合和能量场的相融和叠加,所以不可以词汇语言的是用来作为中医学和西医学的根本之别。这如同用现代文解说传统中医学一样,不能说现代解说就不是传统中医学一样,关键在于是否符合于中医学的内核和要旨,即是否符合天地人一体观,是否符合于系统人的解说,是否重视炁形神一体的应用。是故,万不可以是否应用了传统中医学的某些词汇来界定是否在阐释、解读和应用中医学的思想与理论并实践。
传统医学发展至今迫切需要做到的是解说清楚传统医学中诸多术语、理论和实践之学的内涵,弄明确确切所指,而不是中医学词汇的模糊使用,诸如阴阳、五行、虚实、寒热、表里、三阴三阳等等都是在说些什么,需要更换词汇的,也必须更换词汇,需要重新认识的,也必须重新认识,不可局限于《黄帝内经》的词汇语言的使用的表义方面。比如:寒极生热,热极生寒,这是自然现象的描述,也是人体的某些现象的描述,这反映不出真实的内涵,这只能说是能量现象的周而复始运动描述,但不能说是疾病的转化规律的描述。能量升降开阖运动规律中能量的升降开阖运动是多层面多层次的,有时间顺序的运动,有空间方面的运动,有相融层面的运动,有分解层面的运动,有合成层面的运动,等等,不仅仅是空间层面的升降开阖运动。经络学说只是一种情况,脏腑之间、脏脏之间、腑腑之间、肢体与脏腑之间、肢体之间、组织之间等等,甚至于人与天地之间、相对的小环境之间等都存在着能量的升降开阖运动,虚实、表里、阴阳等词汇不能尽述这些非常广博的能量运动信息的存在和变化及其运动状况,还必须借助于现代科学的发展成果及其现代语言词汇来描述,尽管这其中充分发挥古典文学的作用至关重要,毕竟古典文化的词义内涵更为丰富和寓意更加深刻,但是解说清楚还是当务之急,还是深刻领会中医学的经典的必经途径及其发展传承传统医学所必需的。
八纲是看待问题的角度,不是疾病本身的描述,比如阳虚、阴湿等词汇非常模糊,含义不够确切,即便是寒痰湿热等医学词汇其含义也是存在着多种解释,而这些都是中医学发展过程所必须阐释清楚的内容,不能停留在意义广泛的描述性语言的层面,但也不是类似于西医学的形体医学的解读方法,应该立足于天地人、炁能、神魂魄意性、炁能运动规律和演化规律、炁形一体、炁变与形变、炁的组成功能、形体的组成功能变化等方面去研究和实践中医学的全方位医学思想,才会真正地落实和实践中医学的精髓,进而传承和发展传统医学的理论与实践体系,实现弘扬中医学之目的。
客观地说,造成中医学现状的原因很多,从医典角度说,也存在着诸多弊病。比如《伤寒论》的论述方法本身,既是传承,也是误导。《伤寒论》中论述了许多疾病,诸如太阳病、太阴病等,但都没有解说清楚什么是太阳病,什么是太阴病等,借用了《易经》词汇,但又阐释不清阴阳,似乎是阳多阴多的问题,而什么是阳什么是阴,也没说清楚,把一种人们看待问题的角度——阴阳作为疾病种类的定位,有失欠妥。虽然是对《黄帝内经》的继承,然而终究没有说清楚疾病的本质和内涵,至于病症的罗列也没有说清楚,病因由来,随后又罗列了诸多药方,造成了后世学者对症下药,不会变通,更没弄清楚医理脉理病因病机及病制,以致于后来演化成辨证论治,以致于广为流传。可以说古代医学的理论体系,尤其是医理脉理等研究和传承都成了后世学者研究的必修课,不将这些诸多问题解决掉,发展中医学只能说是一句空话。
疾病的本质不是症,也不是证,而是客观的物质存在方面的异变,其中包括炁能、形体、神识等等,也包括天地人的关系方面。疾病的解说自古以来都是中医学的难题,中医学的证有时混同于病,诸如风寒是病,但解说不清,伤寒是证,但等同于病。原因在于中医学的立论立在了症状的象说方面,而不是直接解读病体病位病因的物质性原因,由于历史的原因,采取了取象比类的说法,最终演化成文字方面的定义和定规,造成诸多的误解和曲解,究其原因多多,没法尽述了。
而今,传统医学的发展相对于科学技术的发展相对滞后,许多的理念观念都需要及时更新,许多的中医药学的名词概念都需要重新补充与完善,甚至有的提法都需要替换或取缔,否则中医学的发展还会受到文字相的限制,甚至误导后世之学。有鉴于此,对于阴阳、五行等含混不清的理性描述,应该重新诠释,甚至更换成现代的描述物质存在的语言或词句来解说更为妥当。
天地之间医理脉理甚为难解难明,之于人身之炁更是难以解说清楚,现代科学仪器还很难检测出来,人们的思维还停留在形体感知和认可阶段,对于炁能在人身中的感知和运用还不能做到重视和有机运用,尤其受名利影响致使神炁感应能力大大降低,重新诠释和提高炁能认识至为艰难,几千年的传统医学思想改变起来十分艰辛。客观地讲现代化的仪器手段还不能检测出来炁能,造成了人们接受起来的阻力,现代人过于相信自己的眼睛等形体器官的感知,而对炁能神的运用列归玄学范畴是一大误区。实际上讲玄学本身也并不玄妙玄虚,只是人们不能感知到,就觉得玄虚不可接受。玄学本身实际上也是在解说物质世界,只是阐释角度不同而引起争议,如果变成现代此语现代人的认知范畴来解说也并不玄虚。况且中医学本身就是立足于客观物质存在的角度来加以阐释的,何来玄虚之说,关键还是在于人们的心里认识方面不愿意接受,而宁愿回归到已知的范畴去解读,生成了自身的心理障碍和认知障碍,进而造成学习的阻碍。是故中医学的发展和进步的关键在于心理上的接受能力提高和观念的转变。
至于脉学之道而言,脉学的指导思想在于静心凝炁,虚至极而感至极,就是虚心无欲,则可感知神炁,神炁一显,万象皆知,即虚其心则可以感知患者神炁反映,与此相关的病情就可以反映出来,无论形体之象,还是炁神之象都可以感知到。而对于此认识达到认同,十分艰难,原因在于医者心神静下来很不容易做到,虽然原因诸多,但究其实质还是利益所迫,用心不专所致。
现将脉学十二法传诸于世,以供参考,万望重视之。
一法:静心凝神,指端发力,心象合一,万法俱无,心怀患者之炁,感应自然而然,顺其势变其心神指向,无为而治,自然而成其象,乃是真象,此乃一法。当为之时,心静神宁,不执一念,心神直接指向脉体感应部位,不事主观,不加一想,神动之时随之应之,自然为度,心中只有炁感形感,没有任何分析和感想,自然成法,自然成像,此乃基本之法,当静心练习之。
二法:心怀仁义,以患者之忧患为己任,即发自内心的关心患者关注患者疾苦,此乃医患心神交合之法,患者之炁神自然会沿着医者的神炁脉络传递给医者,虽然医者之神炁发于指端,而患者之神炁则会沿着医者之神炁反映路线反馈回医者的神炁感应区内,当是时医者静心接受,不事主观,一心求静,自然而然,患者之神炁感应会使医者产生相应的反应,甚至是身体之炁的炁感,此时不要惧怕,不要心生拒绝之念,顺其自然,即可知晓患者的神炁反映所表达的内涵,进而知晓病情之所在。注意,此时不可以患者之炁以为病炁,此乃炁场反映,不会伤害医者的神炁,诊断结束,医者只需要静心凝神,无私无欲片刻,一切患者炁感自然消失,原因在于患者神炁收回之时,患者之炁神自然归体,与医者无关。万勿焦虑疑虑,此乃神炁感应的自然反应,不会产生不良反应。
三法:凝神静炁法,患者到来,医者引导患者静心息虑,宽怀于心,放松体魄,心境释然,进而配合医者神炁感应。医者当静心释怀,一意专注,脉指搭于患者手腕脉搏之处(如切诊一样),心神专注于心,感应发自指端,心神自然而发出,自然会沿着患者手臂搜寻相应的脉象信息,医者手指按三部九侯之法寻按举交换进行,不可有意感知形体之象,任其自然感知即可,当脉象出现之时,静心息虑,不为一切干扰,手指动处,心神宁静,不随手指之动而动,专心于脉象的自然感知,知炁为炁,知形为形,不可主观判断,纯然自然,当此时脉象信息变幻莫测之时,也不可有意求寻,只可静心宁静,任其自然而然,片刻之后,患者神炁安宁下来,神炁反映自当清晰明了,医者静心体察,即知端倪,此乃感知之法的基本要素,不可轻视之。患者神炁反映与当时的状态有关,医者注意语言引导使其安宁,只有静其心,炁感反映才会明显,此乃引导之法,当为之,至要。
四法:静心凝神炁感法,炁感成于静心之间,患者之炁神具备自然生成能力,源自于患者求生本能,医者不必挂怀。需要做的事医者的心神修炼之法,医者在脉诊之时,心境广阔,不事主观,一心求静,体态安然,心神宁静,无扰无忧,则一切尽在法度之内,医者心怀广阔之时,心境的灵犀之炁就会释放出来,心中的神识就会发挥相应的作用,医者不必顾虑自身的能力,此乃天性使然,人人具足,只是用法有别,所以患者的疾病诊察关键在于医者心神的作用,心境体安,医者的神魂魄意性才会发挥整体作用,切莫疑虑重重,也不要心生万法,全在专注之间,医患本是一体关系,即脉诊之时医患的炁神是相通的,这与主观无关,此乃神炁相应法则,即有求于人必心系于人,炁场自然会配合诊疗,所以医者此时当静心凝炁,不事主观,指端灵犀必有反应,哪怕是一点点信息都当静心感知,些许之后也许会有更大的反应信息场出现,关键在静心凝炁。凝神之时,万心皆无,炁动随感,炁行感随,纯任自然,不执一念,只需记忆,不可整理,不可演绎,不可推理,但可以发出新的请求,即可以诊察新的问题,诸如深入感知,或者感知其他,但不可追求,没有感应就是没有感应,不可主观生成感应,那会干扰医者的感知能力的培养。
五法:宽怀之法,医者神炁可以逐渐培养,不可主观加强,宽怀之法就是一种培养之法,平日之时,多以宽怀为度,不与人计较得失,以仁慈之心对待患者,以至诚之心对待大家,与人为善,心胸广阔,自然心灵感应力会得到加强,此乃平日之功也,当慎视之。
六法:心境转移法,医者灵动心炁源自周身之脉炁相合,脉炁合则感知力加强,否则会削弱脉炁感应力。所以医者在脉诊之时,心境之中,心境释然非常重要,就是专心的能力培养很重要,在脉诊之时医者心神凝聚,炁自聚为一神知感应力,当此时心境若有烦扰,当心象转移入神阙穴中,炁神自然归体,不再乱游于外,以意引导神炁沿中炁即医者脊髓上行,沿劳宫穴发出,进入指端脉象之中,脉象感应就会自然加强,但不可人为而作,即不可人为的主观加强,仅仅是意识做到即可,主观是形体反映,神炁是能量反映,意识是神炁的一种,意到炁自到,能量就会产生相应的反应,此乃自然象的成法之一,可以随意用之,练习炁象感知。
七法:神灵相应法,神炁之精华就是灵性反应,灵性就是悟性,所谓开悟之法,此乃灵犀之法,久久习之,必有其效。此法乃是根本之法,即调动灵炁之法,用于脉诊可以收效较好。神灵相应法说的是悟法,就是需要体悟要领,不是直接的应用方法。脉诊之时,心神凝聚于一处,比如脉象之一点,将神炁聚在神阙穴处,一念发出直指脉象中的某一点,聚炁成形,此乃炁形,就是将医者之神炁聚合在一处,炁动之时神寓其间,就是医者的心神寓在脉象之中,宛然无我之境,则患者之脉象感应如同我自身之感,当炁神两忘之际,心神则会沿着患者的炁神自然感知,此乃医者之炁神合于患者之炁神的结果,患者之炁神的感知就会变成医者的神炁感知,实际上是舍去了医者的神炁感应,而从于患者的神炁感应,自然感知患者的疾患,此乃上乘脉诊之法,不可刻意为之,修为到什么层次就接受什么层次,不可主观臆断,不可主观加强,此乃自然性的培养之法,不是主观上的努力。
八法:神炁相了法,神炁感应在于医患的配合,就是神与炁是相互配合的,神是炁之载体,炁是神之用。怎解?神为炁之灵动,炁为神之相应,就是神动炁自动,炁动法随,神为根,神乃是炁的用法,神载炁,乃是逆用法。正常的是炁载神,神在炁在,炁在神在,就是说炁乃是能量,神乃是能量的运动趋向和运动机制,现在倒用其法,就是以炁御神,何意?炁动之时神随之,具体而言,就是产生了炁象(心中的意识形象),神随之,而不是先有心神指向,而是随炁感(心中的意识形象)生成神识随之,就是被动中的主动感知,所谓无为无不为之意。炁随心象,象随心生,就是自然感知之时,自然产生了炁象(心中的无意识产生之象),乃是心神自然产生的引导之象,医者静心之时,随遇而生心神指向,此乃倒用炁神关系,可以简洁明了地进入主题,此乃神炁逆用法也。
九法:神观体察法,此法接近通常的脉诊之法,就是医者静心凝神之际,全心感知脉象的物理反应,诸如脉象中的形体物质的反映、脉搏跳动之感,粘滞之感等,此法的用意在于体察脉象中的物理形变,体察脉象中的形体物质造成的影响,准确地说是这是脉象成因的一部分,而非全部,形体的体察是为了鉴定脉搏中的血象是否存在物理变化因素,此乃表层诊察之法,即客观上的物理因素的诊察,尽管也是脉诊的必要手段,但是不能诊察深层次的脉象成因,还是局限于表层脉象的觉知,而非真谛,必须结合神炁感应之法才可较为全面地感知脉象由来与成因。传统脉学的传授大多局限于此,所以致使脉学一道得不到突破,进而制约了脉学的发展,当转变观念,从全局性的脉学思想出发,有利于脉学的发展和传承。
十法:脉象分析法,脉象的由来具有全局性和局部性,所谓全局性是指三指之间应该首先从全局分析,三指之感知如果都基本反映出同一种脉象因素,当是疾病的主要因素,而局部因素的突出反映可能是造成整体脉象形成的主要原因,在此时应当首先分析全局脉象的形成原因,次后在重点研究突出脉象的机理,兼顾于整体脉象之中,才可得出较为全面的结论。注意,脉象分析中应该注意的原则是以炁象分析为主,即以炁象感知为主,形体脉象感知为辅,形体之象成因服从炁象成因才是抓住了要旨。
十一法:炁象形成法,炁象的形成在于心神凝聚,一尘不染,心炁具足,发于指端,心神自然会产生相应的反应,此乃自然性反映,不是主观想象,就是脉诊之时不要加进去主观的判断、主观的经验和阅历等因素,只有炁神的自然性感知才是准确的心神反映,所以炁象的形成必须建筑在无主观之象的前提之上,哪怕是一点点的主观都会影响心神的波动,所以医者要练就一种功夫,就是放下心神的主观心态,这如同无意望诊一样,任凭患者之炁神的反映见诸医者之炁神之中,而无任何扰动,此乃心性的练习,久久习之,必有其效。所以在脉诊之时,医者当静心凝神,就是全部的身心都放在患者的身上,不可心思不稳,用心不专,心有旁骛,此乃神炁的感应的基本培养之法,如果专心于练炁(专门的练习),效果会更好些,作为平日之为,也须专注练习,以为脉诊之需。此乃至要之法也。
十二法:神连炁息法,脉诊之时,呼吸平稳,长吸短呼,医者炁息绵绵悠长,有利于医者的神炁感应平稳,所以平日之时医者当练习呼吸之功,长吸短呼,自然而然,一息之间,心境平稳,呼吸绵绵悠长,则会调动医者的炁息畅达于指端,所谓凝炁之法,此乃平日练习之法,用于脉诊之时炁息自然配合,炁象感知会逐渐得到培养。神炁之感源自心境的了悟,就是说心神专一,神炁才可以随着心神的指向而发出,否则用心不专,神炁则散乱不整,炁象感知则会大幅度变弱,此乃尤须注意的问题。初学之时,不可强求,所谓循序渐进,即逐渐培养自身的炁象感应能力,关键在于医者的素养养成。患者之炁神的反映在于医者的静心感知,这其中存在着医患配合问题,就是医者有意引导患者平心静炁,将大大有助于医者的感知灵敏度的养成,但是不可急功近利,造成适得其反,心急炁则乱,炁急神难聚,故此要求患者平心静炁,配合医者,医者静心凝神,无意感知,此乃要领之法。故此,脉诊之时,医患配合是为必要之功,非医者之心系患者安危难成其功也。故此,培养医者的仁善之心是为必要之功,医者平日的素养养成也是必须的功夫,可见医与患是一个脉诊整体,不可执其一,而废其一,难得全功者也。
脉诊之时可以将十二法互相穿插,变化使用,关键在于领悟变通,随机应变,灵活机智,所谓法自心生,原本无法,作为引发初学,简介诸法,以为入门之基,仅供参考用之。切切!
象学之道源自天法地规,所谓自然成法,天炁生于无形能量之体,自有其规制可言,就是融合感知之法,作为地规也是天炁所成,自有其必然的规律,作为人体本于天地之炁所成,虽然存在形体的补充和养成,但就其根人在天地之炁的赖养,无天炁则无人命,无地炁,人则无以生,所以人体乃是天地之炁的影像,遵从天规地法才可使人得以生。所谓天规地法乃是自然规律,并非玄虚之学,并非意识形态的解读,也不是什么方法论世界观,而是客观的物质存在的认识和解说。基于中医学发展之现状,中医学的医理研究已经成为当务之急,研究医理就是研究人体的组成、功能、机制和变化规律,也是在研究天地之学,同理,研究脉理亦如是,故曰,象学之道、数学之道都是所必需的研究范畴,无象数难明,无数象难解,所以象数之学应该成为基本的中医学的解说之法,是故,开鸿学以研究象数之规,为的是延续中医学的理论和实践之学,此乃必要之功也,所谓鸿学乃是博大精深之意,就是培养人们的广阔之胸襟,培养平和之心境的一种说法,此乃中医学的一种继承之法。
作为古代文化的发展而言,古代文化深奥博大,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中国汉字具备象数理法义等俱全的特征,其中寓意深刻,所以继往世开来学,必须始于古代文化的传承,发展和传承中医文化就是造福于子孙万代,所以中医学者当勤勉自省,亲躬亲为,以为大医之功也,此乃至善之学也,当尽心竭力为之。以此为祝愿,望请见谅之。
象学之道涉及万千,所谓象说,乃是指一切可以成象的途径和方法,不局限于物理成象,也包括炁象,诸如心象等都属于象学的范畴,可以说一切的感知都属于象学的范畴,即便是模糊不清的认识也是象的范畴。所谓象乃是意识感知之象,人类的一切感知都可以成象,只是象属不同,有机械的物理成象,如眼观之象,还有意识成象,即神识之象,诸如声香味触法等成象,还包括神的高等成象之法,就是炁象,也就是能量之象,诸如磁场、电场等意识之象等都属于神炁之感知成象,还有跨越时空的成象,诸如对过去和将来的感知的成象,在人们的阅历中最为熟知的是对过去的回忆成象,这其中对于难以忘怀的事情或阅历的回顾最为令人清晰和深刻,此等之象都属于跨越时空的炁能成象,也就是说可以跨越时间或者空间形成某种炁能之象。
象法之道在于心炁使然,心有所属,心神指向不同均可以获取相应的某种信息,然清晰度和可靠度有别,这与人的主观意识的干扰程度有关。缘何此说?皆因人之主观的思维意识也是炁的一种应用法则,炁动象成,神动象变,所以主观之象之炁也会对自然感知产生相应的干扰和影响,是故,在感知之时不受主观因素的干扰甚为重要,就具体情况而言,神炁本身就是象,神动象即成,象随法动。所谓法,乃是心动,就是心中的指向之变,广义而言,所有的心法都是指心神一动,即可成其相应的炁象,即神炁本身就是象,从这个角度说,一切皆是象,没有不象的物质,只是象属有别的不同。
至于象数脉学和象数医学而言,就是从广义的象和数的范畴来研究医学的诸多象法和数法,不是局限于简单的物理成象和简单的数的类推的应用法则而立的。在太素象数医学的理论与实践中,象包括了一切象,诸如形体之象和炁能之象,视觉之象、感知之象,甚至包括了神炁之象等等,涉及到天象、地象和人象,血象、炁象和脉象等等,可谓无所不包括于其中;至于数则是包含了一切的数法应用,天文地理乃至人事均包含在其中,数数有法,法法应数,及至于象亦是对应于法数,此乃天意使然。怎解?就是天炁、地炁、人炁、形体等无不与数相关联,诸如现代物理学中的能量、密度、温度、体积等等都对应于数和量,同理,中医学的理论和实践应用也是与数和量相关联,可以说中医学的量化是必然的途径和基本的途径之法。这样才可使现代中医学成为更为科学和可供实践的参考性准则的医学体系。
所谓数法乃是数象的应用之法和互相解读之法,一切象都对应于其数,即数不是简单机械的对应,也不是用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数字去解读象,虽然参考标准不同,数有其变,诸如现代物理学中单位不同数字有别。但是太素象数脉学的数源自于天数,即是客观之数,不是人为定数,即不因单位有别而改变的数,原因在于天数是炁数,就是但相应地炁凝聚成形或者凝聚在一起时自然显现的数,此乃自然数,不是人为之数,与人的主观无关。换句话说自然数是物质的自然属性,是与炁等自然相关的数,是物质本身所蕴育的数,即和物质本身联系在一起的数,炁变数变,自然而显,与人的感知性虽然有关,但是数的成因是由炁能本身所决定的,即自然数法,不是人的主观数法。此乃天意之意。
河图洛书妄解天意,以一种数的定式去解读天数的成规和应用法则,使人们陷入了机械的套用模式而不得变通,致使天数不得应用于世间,此乃谬传之故。通览天下之数学,机械应用者甚多,人为确定标准者众多,皆因以人心主观确定标准,标准不同数量有别,解说其变,难言本体,对于能量之说而言,更是如此。所有的解说都是在言说其变,也就是在言说能位差,人们利用能位差来**自然现象,造成舍本逐末,追求位差之变,而失去本质的本身的本体的研究,致使人们广泛地追求于变化,产生了诸多的变化思想和变化观念,造成了众心不稳心绪不宁的心灵状态,皆因不明根本,不求融合,不关注于自身稳定性所致,导致成一切加剧变化,此乃人心求变所致,越变越难解,越难解越变,穷于应付而不得其宁也。究其原因使人们的思想思维过分关注于变化使然,所谓心变炁变,形亦随之而变,终日逐变,穷于应付,难得安宁也。今日所传乃是安宁之法,求本之法,当重视之。
所谓数乃是天数,怎解天数?天数乃是自然成数,就是天炁本身所蕴育之数,数在炁中,与人之主观思想和判断无关。人们对炁数有感而不明真相,随意发挥,演绎成诸多的数法,标准因人而因,因地而异,因情而异,众说纷纭,莫衷于是,各自为政,创立学说,以致于数法之道不得相传也,淹没之久,以致失传。而今,重传数法以正视听,当慎视之。
数法相传已久,数法之道各有所发挥,皆因感悟有别,参考有别,所论有别,结论各异。而今为统一数法之论,皆以天数应用之法为准,不得任意发挥,形成新的谬解误解,视为重要之事也。
通天之象乃为人体炁道,炁道一通,天象尽显,炁数天数尽在其中,此乃数法渊源之来由,并非主观臆断,人为之想,所以应慎视之。自古以来大医名家尽通此道,从不妄解天意天象,而之于常人不解此中奥义,每每妄加评说,以为个人树碑立传,以致于造成误导后学,造成当今之乱世局面,致使中医学发展陷入困境,所谓经验之说,也都是个人所论,并非自然天象地象所成之法。而今,中医学发展至今,应当重新审视所为,重新研读经典,重新考究所学,以为振兴中医,造福于天下苍生耳。是为论。
天数之学乃是广博之学,通运天下之间,所有的物质运动、物质形成及其转化等都在其中,洋洋洒洒,浩瀚天下,以至无穷,至于太素象数医学一道仅仅是其一斑,然究于医理脉理终须研悟象数之学,以为应用之法规,而成就医学之理,服务于脉诊实践之中。考究医理脉理之源,皆源自于象数之学,从皇帝始至今,虽然提出“法于术数,合于阴阳”,但终究没有言明数术之学,以致传播至今数术之学散见各处,而不得章法,而今重传数术之学,以为应用之法规,服务于众生健体之学,以慰平生之心耳。
旷古至今,数术之学传播已久,然终不得章法,皆因不明天意之故耳,以人心揣度是非,以主观臆断其理,造成谬解多多,至此时,终须校正,以为传播耳。
旷古所学皆为天意了了,即揭示天地之规而立数术之学。而今数术之学被大众之算学所代替,转化为技能运用,而非天理地理揭示,实乃无奈者也。象学在于数法,数法源于象学,象学之道在于明心见性,即明其法规,知其要旨以为应用耳。数学之法在于明德见理。何意?立心之时,心境体宽,不执一念,纯心静炁,进入感悟境界,思量数术之法,乃知数法源自于心法之成。心中静虚空了,一念不执,炁数尽显,当是时,自然明其心而见其性,始知万物皆然。然而,众生皆达此境,绝非易事,故而传播数法之道,以为应用,当慎视之慎用之,以为要。
而今,数学之法在于心境旷达,思虑尽除,炁源心象,法数尽出,自然空了别明,是故,数学之法需要尽心体炁,数象源出,空空然,尽知也。
数法源自象法,象法成于数象,数象之法尽在象中,即数也是象,象也是数。缘何此说?皆因数者象也,象者数也。数中寓象,象中寓数,数数象象皆一炁耳。数成象,象演数,皆是炁变耳。所谓炁数之意也。旋观天下,万物皆是数炁所成,数中含炁,炁中有数,炁炁数数,无穷无尽,无有终始,万千变化尽在炁数之中,无穷无尽,不知所终。故曰天地之间炁数尽然使然,可知也。
炁即象也,数象即是炁象,炁象即是数象,皆一理也。数学象学皆是炁学也,炁学乃是能量之学,剖开形体论之,一切皆是能量,所谓能量之炁也。故曰学法之道在于明炁、知炁、感炁、懂炁,始可知象数耳。
象数之法源自心法,心法源自神炁之感应,神炁动静之间都会形成相应的形象或炁象,而炁象或形象都具备数的性质,数就是蕴育在形象炁象之间的一种数量关系。比如数动法随,法动数应,就是数法。客观地讲当一切物质变化时都会与数相联系,彼此之间存在着某种数涵关系,即数与量的关系,数与数之间的转化,我们称之为量变,之于量变到质变则是物质形体、形质、性质等等根本性变化,所以量变与质变存在着互应关系,彼此相互交叉相互解读,故此研究量就是研究数,数量、数量,就是数离不开量,量离不开数,数数量量,量量数数,不一而足,如此循环往复,互为演化互为生成,此乃数学之基也。
量是数的集合,数是量的演化,数数相演,就是量变,量之变用数演,数之变可以量化,此乃数量关系。从根本上讲数乃是天数,量乃是数源,即数从量出,量从数演,具备一定的量就会显示相应的数,此乃数与量的基本关系,数动量随,量变数演,数数之间存在着量的关系,所以数量之学乃是基本的运算之学,也是基本的量度之学。大有大数,小有小数,一切皆有其数,数中寓法,法中含数,此乃数法之谓也。
数法之道在于明德,明德即是明心,明心才可明法,是为数法之基也。当此时,应该先求明心明法,始知数象之法。故曰修习数法之前,先求明心见性,此乃基本法也。所谓明心见性,就是心静一处,无为所扰,心静之时,心绪自凝,无扰无忧,空空然静心一处,无事无忧,心怀旷达,自觉与不自觉间,心数自出,此乃天数显也。
天数源自炁数,炁有其数,数境宛然,心自明了者也,此乃数源之法。数之来历皆为天炁使然,不可知其终始,不可知其来源,不可知其去处,然终有其法蕴育其中,所谓道法也,就是此谓。
道法渊源就是数法,数法乃是基础之法,一切法门皆源自于道法,即数法,数可解一切象,量可以描述一切象,所谓象数关系是也。旷古至今,描述象数关系的法则众多,然终其极致,都没有言明象理象法,以致于贻误至今,所以今传象数之学,在于明其象法数法,以为其用耳。
三山九水无不尽出于象数之间,从古至今无不论及数象关系,然众不得所以,原因在于不明之故耳。当此时传象数于世,以为传到引领后世之学,深刻求意,每每研考之时,终须静心考究,始可获其一二者也。
数者量也,量者数也,数量之学始于天炁之成之变,所以研习象数不可不知也。每于静心之时象与数必心存其间,心数杳然,心数尽显才可知也。当于此时,心境杳然,万数皆出,万数皆明,此乃象数之法也。
象数之学渊源已久,虽为各门各派所阐发,然终未尽其意,原因在于象数之学本于能量之法,而能量之法却又非常玄奥,很难解释清楚,发展至今,依然没有解说清楚,皆因悟法有别。成于象数者皆因偶然之法,而非为认识深刻或者解说清楚,而今重传象数之学,为了普度众生,解除疾患,本为苍生之幸事也。当此时,我等不弃揣陋,挖掘古代医学之精髓,深刻体悟象数之学之精髓,竭力尽诚,以为传播之法规,是为重要耳。
而今象数之学渊源已久之法,皆在于象与法之别未清,象与数未明之故耳。象数之学之法需要领悟真谛,研其归宿,考其来源,知其去处,始知用法耳。象学之道在于明德见心性,始知为法何依。象学之理在于明心见性,万勿轻视之。总观要论,其法有三,现分述之。
其一,象法在于心法,心法成象法明,故明心为先耳。明心者,性也,即心象驱使成其自象,自象已成,心灵驱动耳。缘何此说?皆因心为诸神归宿,即是神舍,神之总归都在心也。心者非心脏耳,而是虚体之心耳。虚体之心对应于天体之神宿,即虚体之炁的神之归路在于经过心神之舍而聚合也,故曰,神乃归途也。此乃虚体之象的呈现之象,也就是所有的炁路都经过心而转如它途,即心乃身之诸神必经之舍也。故曰心神乃神明之官也。
虚体之于形体乃是炁神之体也,虚体明健则实体(形体)清朗,意动法随,就是指心神动诸神明,全身诸神炁随之相应而动,则诸身之形躯亦随之而动,所谓法随也。欲明心象,必先知心神驱所,然后才之所以,故曰,心神明,指向清,则诸神统一,心神乱,诸神自乱,则百脉不调,此乃神炁使然。这其中调节心神之中枢者,脑神也。脑神乃神外神,即心神等脏腑之神主身躯之使,而脑神则跃然诸身象之外而统筹形躯之神,所谓脑神应之于天炁,心神等诸神应之于地象,并及至于人体诸象,所以心神连于脑腑,见之于形躯内外,感悟于天地之间,所以神明者主要表现于脑腑之神的明象,即脑腑之神的炁象明晰则形躯诸神则灵动和合,是故调脑腑以为安神是也。
天地之象皆通过炁路接通于人体之神炁,所以欲明天地之象,必知连通炁路,始可知炁象由来。之于人身诸象皆是如此,作为常人而言,人体之所以可以感知万象,皆因心神炁路接通脑腑,脑腑之炁连通天地之炁路使然。诸身百神之所以具备人体效应皆因为神炁使然,作为人体之诸神的统一性乃是源自于诸神的相互感应及其协作使然,而心神为形躯诸神之主,直接关乎于形躯和地象,所以心神之用在于形躯之感地象之感,所谓诸多感官之象之所成也,皆在于心神驱动使然。而脑腑之神接通于天象,所谓无形感知主要取决于脑腑之神的功用,综合而言,形象之躯的感知取决于心神驱使和脏腑诸神的协作,而无象感知则取决于脑腑之神的炁感,所以重形躯而发展心神及脏腑诸神的作用,重炁象乃至于一切无象之炁,则发展脑腑之神炁的功用。
天炁始于天,而见诸于地炁和人躯之中,所谓交感使然;而人之炁和地炁交感于天炁而成形体之用和炁形转化,此乃形炁之用也。广义而言,形之所以为形,皆因天炁之用使然,天之炁在天(无形)乃为炁能,在形躯乃为诸神之用,所以心神之驱使乃是天炁的作用的组成部分,而之于人体则为灵动性的渊源,故此,神明炁静则有助于神炁相合,神炁相合,万象皆明耳。
是故,明心之法首先得明心,知心乃知炁,知炁乃知用法,是故,需要先明自心,然后知法也。万象皆源自于心法使然,此乃地象人象形体之象成因耳,是若显现天地之象的总和则必须明晰心炁与脑腑之炁神的关系,即凝神静炁,始知万炁皆源自于心炁之腑即脑腑之炁神也。总括而言,心神之想皆源自于脑腑之神的驱使,而受形躯之影响,关注于形则成形象,关注于炁则成炁象,所以炁感形感神感都是心神和脑神的指向所成之法象耳。即神炁之用关键在于心神和脑神的配合,形躯所以产生影响,皆因感触使然,五味六识等诸多触法造成了形体意识的干扰,即形躯感知代替了神炁感知,造成了神炁感应力的降低,是故,万法总象都是神炁使然,所以才要求诸多形躯之象的感知都必须源自于神炁效应,进而明确神炁的感应力源自于何方,同时神动炁动,炁动法随,诸如人间万象的所成都是炁法使然,而其区别在于神炁感应的自然象不同,所以感应为上,觉知随后,是故,千缘万转都需明心见法,才可知晓通法所成也。
万法归源都在于心性使然,而现今之人皆不知归法,任由心神随形而变,不能把持心性放于炁神,所以才产生了形躯诸变都无章法,神不安体不明,身心随遇而安,虽然也有其成立的原因,但终其极致还是心法不明随心使然,造成诸法不明,诸象随意,可以说心神乃是明象之法,脑神乃是诸神归宿,所以万境难明者心神驱使不明耳,脑神空置,不利于感知炁象耳。
心象使然万象归境,通论万法全在于心炁明晰,心法驱动有规,是故形体之象的明曦全在于神炁了了明鉴,才可以知晓万千耳。
天地总括万象竞心,一切形体之象及炁象均可作用于人体感官,造成心有所感,物象有成,然须其选择而感,是谓心象使然。故此,学习脉诊之法医理之道皆需静心耳。心绪杂乱,万千景象尽皆及至,难明其要耳,故此专心于一意之间,悟旋通理,以为至要之功。当此时,尽心竭力,务求于静心乃是首要耳。
万象者天地之象,竞心者作用于感官与神炁,有感而通,此乃心神所使耳。究其根则在心神之使,感知悟之也。
二法,通天法,所谓人炁交感于天地之炁之法,即接通天地之炁和人炁的隧道之法,此乃根本法。此法本源在于人身之炁血通道与天地之炁道的关系,从天象而言,所有的天炁都会作用于人体,无论各种能量场的作用,还是能量信息的留存,都会在人体中产生相应的印记,也就是能量信息全息性的描述。另则,天炁运行也有其法规,即能量的周行轨迹,此轨迹在人体中也有对应关系,所谓经络通道等等。
天地之炁的信息集中反映在人体炁道之中,所以循经感知可以知晓诸多生命信息和天体宇宙变化信息,故此通经疏络也是在融合宇宙能量体的信息能量,以为平衡周身之炁的方法。
三法,彻地法,就是以地象感知解读人体之象的方法,就人体而言,属于地形范畴,地炁之于人炁,乃是炁生成形的基本路径,所有的地形物质都存在着能量场信息和形体信息,人体感知、用之、吸收转化之,避免不掉地就会在人体中产生相应的影响,并且有一部分成为人体的成分,这样说来人体就与地形诸物存在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进而影响到人体的生命运动,所以感知地象地炁等至关重要。
作为人体感官包括神识器官等都会感知地炁地象地形等进而产生相应的反应,此乃地象成因是也。见诸于人体之炁能则表现为诸多形象的形成,由此产生相应的影响。那么彻地法的内涵是什么?就是感知地形地象地炁的途径和方法,具体而言就是澄心明炁,一意不存,尽放感官于无欲之间,心象到处,随意而行,自然感知是也。此乃基本法,就是充分利用人体的形体感官之能,人炁自然发挥作用,进而感知之法。
彻地法的优点在于明心之处,一切尽知。此乃悟法,而非形体感知之法。天象清澈,地象明晰,感而遂之,通常情况下不能知晓,原因在于不能静心耳,静心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500 字节
认证码:
验证问题:7+7/7+7*7-7=? 正确答案:50
限 50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