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博客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Pages: 1/4     Go
主题 : 小说转载:《针行天下》
acu.re 离线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0  发表于: 2010-01-26  

小说转载:《针行天下》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陈名 设置为精华(2013-06-07)
正 文 第一卷 针锋相对
楔 子·定魂神针
作者 李十一

天叶王朝初,太祖统一草原各部,建国号天叶,后四处争战,终一统中原,定都柳京,世称叶太祖。

  叶太祖入关后,强划天下人为七等,分隅而治,民不聊生,后史称七叶之治。

  天叶王朝治下二百余年,大小起义千起,王朝犹如风中危烛。

  ——《天叶史•序》。

  天下大乱,群雄并起,其间有义军外姓诸侯者翎王,麾下大将军郭鑫,攻城无不克,掠池无不下,一时间英勇无双,可望其项背者微。

  ——《天叶史•逆者传》。

  “大将军中的箭毒到底能不能治的好?!”一个侍卫打扮的人对着一个小卒喝道,“别他妈的再给我说什么借口,附近好的医生能请就给我请,请不来绑也要绑来!”

  “可是,可是这毒箭是‘箭无常’射的啊,连护心镜都射穿了,要不是护心镜让箭偏了点,将军早死了,再说上面的毒天低下能医的人少的可怜,就算是有人能医,现在这个穷山恶水的地方,我又上哪去找,大不了,你把我杀了抵大将军的命算了!”那个小卒看开了一般的一屁股做在了那里说道,“好像我不想大将军的病好似的……”说完他委屈的流下了泪水,但是那个侍卫却因为将军的病情没有一点好的心情,上去就是一脚,照着那个小卒的头踢了过去,说道,“滚,你这条贱命,怎么能和大将军比,你死一万次,也比不了大将军的一个手指头!”

  这个小卒当时的神志也是十分的恍惚,根本没看到迎面这一脚,而且这个侍卫还没有换下自己的铠甲,所以脚上根本不是皮做的靴子,而是一个铁靴,这一脚真就是结结实实的踢在了那个小卒的头上,那侍卫当时一愣,就看到小卒的头骨已有破损!

  “怎么办?怎么办?!”他慌乱的说道。

  “终生三千皆平等,一人不过一条命。荣华富贵过眼烟,最后难逃阎王令。”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吟起诗来。

  那侍卫转身去看,原来是一游方郎中,大约三十出头的样子,脸上有着书卷气息,手持一铜铃,微笑着向这走来。

  “你是郎中?!太好了,快救救他!”那个侍卫着急的说道,但是那个郎中仿佛侍卫他不存在一样,先是拿出了几根石不石玉不玉的黑色针扎在了那个小卒的身上,接着慢悠悠的从自己的药箱里拿着东西。

acu.re 离线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1  发表于: 2010-01-26  
只看他拿出一瓶药粉撒在了那个小卒的伤口处,接着又拿出了一个瓶子,从里面倒出了些粉末,和着酒给那个人服了下去,最后,从药箱里拿出一大块银子,对着那个侍卫道,“去兵器作坊,弄一个铜钱那么厚的银皮来!”

  那个侍卫不明所以,但也是照做了。等他回来的时候,那个小卒的血已经止住了,不过他人也昏迷了过去,但是那个血窟窿还是在那的,里面的脑子一动一动的,非常的吓人。

  “还好还好,没伤道脑子,我已经把几块碎骨取出来了,应该是有的救!”他笑着接过那个侍卫的银皮,拿着几个小的细钉竟然直接将那块银皮钉在了他的头骨上!

  接着他用从一个赤色的小瓶子里到出点粉末,用酒把那个东西搅匀。他看着那药,这的温度不是很高,所以很快的那药粉糊就变成了油膏状的东西,他看成了之后又把那东西涂抹到了那块银皮的周围,而后他把手里的这瓶东西都丢给了那侍卫。

  其实这里面的东西绝对不简单,这粉末乃是极北之地出产的一种叫做逆鳞的苔藓,因为长成的位置总是成菱形因此而得名。而那个地方气温非常低,所以这逆鳞藓非常的少见,且黏性极强,只那么挖耳勺一点,就可以让一个普通人家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了。

  “好了,等他的肉和这块银皮长到一起就好了,虽然以后得戴着这个东西过一辈子,但是总比死强啊。”那个郎中笑道,“听说你们大将军中了‘箭无常’的毒箭是吗?治好了吗?”

  而那个侍卫仿佛这个时候方想起了这个人是郎中,连忙对他讲述着大将军的病,一边讲话一边把他往中军帐内引去。

  “我的毒,已经没的救了,不用在给我找些没有用的骗子过来了,给我些时间,让我准备一下我后面的事情吧!”将军望着他那被刺穿的护心镜感慨到,“可怜了我那刚怀孕的娘子,”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了门口的那个郎中,不是他大意,而是他平时都有侍卫在自己的身边,从来没有考虑到安全的问题,而这个时候站在他眼前的郎中,绝对和前几日给自己看病的郎中不一样,因为这个人脸上带着那些人没有的东西,自信!

  “敢问先生是……”郭鑫故意的停顿了一下子,而这个时候那郎中也很识相的作了个揖,然后从自己的褡上拿出了一根针,一根黑色的非石非玉的针,那针在阳光下现出了异样的光泽。
acu.re 离线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2  发表于: 2010-01-26  
 “墨玉精刚针!你是定魂神镇——陈乐!”将军可是知道面前的这个人,这个陈乐可是当今第一神医,凭借手上十二根墨玉精刚针救命无数的人,无论病情大小的人,他最多只出十二针便能医活,而有江湖传闻,他的武功修为也绝对可跻身天下武林前百之位,尤其是他那一身的结合自身的独特内功,不知是那家门下。

  而他手中的十二根墨玉精刚针,更是天下至坚之物,据说即使是翎王家传的那件紫金软甲也可穿透!

  一切的一切都给这个定魂神镇陈乐笼罩上了层层的神秘色彩。

  “一介凡夫俗子,怎能劳烦先生!”郭鑫客气的说道,因为他知道这个陈乐做事喜怒无常,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他来了,那自己的病情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

  “将军怎么可以这么说!”他正色道,“当今天下大乱,翎王绝对是未来的正统,为了避免天下百姓再受荼毒,大将军的这条命,阎王他现在还要不得!”而这个时候,郭鑫仿佛发现,世人其实有点误解他了,此人虽然素有狂妄之名,却不是不懂是非之人。

  “闲话少说,我看将军气色不是很好,脸上隐隐有黑气浮现,显然是中毒已深了!”不愧是天下第一神医,他仅看了一眼就已和事实不远!

  “确是如此!”郭鑫叹道,“我没想到那个‘箭无常’的毒药,这么厉害!”

  “他的毒药,乃是我师妹‘五彩仙子’也是你们常说的‘毒仙子’梁飞颖当年所制,后来不知怎么的,居然落到了箭无常手里,也是我师门的问题,所以将军今天的毒,我不得不救啊!”他笑道,“不过师妹的毒虽然厉害,但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只是比较麻烦罢了!”

  就看他从自己的腰间取出一酒葫芦,到了点酒在那十二根针上,他笑着道,“这酒是我自己酿的‘灭魂’劲大的紧呢!”说完他趁郭鑫看着那酒葫芦的一瞬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十一根针扎在了他的身上!

  接着他开始拿着很多的药水,每拔出一根针他就会将几种药水涂在郭鑫的身上,直到他拔出了刚刚插在他身上的十二根针。

  可就在最后一根针放在手中的时候,他突然笑了,他笑的很诡异!
acu.re 离线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3  发表于: 2010-01-26  
 “将军,如果我是大叶派来要行刺你的人,你这个时候会怎么办呢?!”他笑道。

  周围的侍卫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无不变色,立刻抽刀向前。

  “别过来,你们将军的命在我手上!”他抽出了把匕首说道。

  “先生肯用你的命换我的命吗?!”郭鑫冷静的笑道,“先生可是当世第一神医啊!”

  “以我之命换将军万人敌之命,值了!”他环顾了一下,手飞速抬起,马上就要斩落!

  而就当这把匕首马上要碰到将军郭鑫脖子的时候,陈乐他的右手突然的停了下来,而旁边人却看到他迅速的用左手将最后一根针插在了将军的心脏上!

  “呵呵哈哈!”陈乐笑问道,“将军可否明白?!”

  郭鑫摇头表示他的不解,而陈乐笑道,“其实刚刚的十一针都是将将军体内的毒逼到一起,而到了心口处却是无处可去,所以我必须在那里的一道经脉中开一个口,但是那经脉又离心脏太近,故而我要吓将军一下,当将军受到惊吓之后,心立刻上提半寸,而这个时候,我的针才会不触动大人的心脏!”他得意笑道。

  而郭鑫此刻却是无奈的摇了头,一声苦笑。
acu.re 离线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4  发表于: 2010-01-26  
“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陈乐心里隐隐泛着不安。

  “刚刚先生只有斗气,可是全无杀气,我已知道先生并非真要取我性命,”他无奈的笑道,“况且我郭鑫生平大小于战已不下半千之数,如此之事,我又怎会心惊?!”

  “扎…到心…心脉…了?”陈乐不敢相信的颤抖着问道,而郭鑫却只是淡淡一笑,招过来一个侍卫,对他道,“谁也不许难为先生,命由天定,先生此等高人能专程前来为我看病以是我的福分,况且今日并非是先生医术不及!”他亲自的将刚刚拔出的那十二根针装回了包里,然后又将那褡裢放在了陈乐的身上。

  陈乐一屁股做在了地上,眼睛一动不动的只是盯着郭鑫的那个破损的护心镜看着,一直处在巅峰的他何时受过这种打击!

  郭鑫他看了看帐外,道,“你们送先生出去吧!记得不许为难先生!”他正色道,他看了看现在失魂落魄的陈乐,心中也有一丝的不忍,一代名医知道能不能受得了如此的打击呢?

  郭鑫一直看到那两个侍卫将陈乐送到自己眼睛看不见的地方,而这段时间他回想着自己的一生,难道是自己手上的鲜血太多了吗?不知道自己那未出生的孩子是男是女,更不知道翎王在失去自己之后,会不会苦恼,看样子,翎王一统天下的日子又要远了。

  终于,他看到了自己派出去的那两个侍卫回来了,他看了看那挂在一旁的铠甲,看了看身后的那张皮质地图,仿佛解放了似的说出了两个字,“拔针!”

  遂一代豪杰命丧与此,而陈乐自此之后不知去向,有人说是出家为僧,也有人说自尽谢罪,更有说……

  反正不管是怎么说,陈乐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看到他了。

  大将军者郭鑫,本山中匪类,遇太祖,时太祖龙潜,招之麾下。

  后能征善战,为太祖所喜,封上将军。

  此后数载所向披靡,无可与之争锋之将。

  终落星山一役,身中毒箭,不治,陨。

  太祖追封忠勇大将军。

  遗有一女,聪慧无比,太祖疼之有加,封可馨郡主。

  ——《寰史•忠勇将军传》
土医 离线
级别: 侠客
显示用户信息 
5  发表于: 2010-01-26  
精彩!
acu.re 离线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6  发表于: 2010-01-26  
正 文
第一卷 针锋相对     第一章 落魄天涯

江山代有才人出,郭鑫一死,当时人们都以为翎王无可再用之将,可是谁也没想到的是,他居然率兵亲征,而且风头绝对不下于大将军郭鑫,只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便将天叶王朝彻底的变成了史书上的一段文字。

  现在歌舞升平,偶有暴乱,也是兵到乱平,总的说来,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太平时期了吧,而且这一段安定的时期居然一过就是这么十二年。

  不过,无论天下是多么的好,总还是会有些流落街头的人,杏林镇里就有一个每日醉生梦死的家伙。

  杏林镇是个不错的地方,因为杏树很多因此得名。这个地方民风淳朴,不过位置却是有点偏僻,所以即使是天下大乱的那个时候这个地方也没有被战火波及到,而这个地方确实偏僻的不行,一年到头,外来的人也没几个,非常有世外桃源的味道。

  这个醉鬼就是十五年前来这个镇子上的,不过这里的人很善良,倒也没有饿死,但是这个乞丐却十分的好酒,一天到晚乞讨来的那点铜板全都捐给了酒铺,所以村里的人都叫他醉丐。

  这里的村民虽然善良,但是也有些贪小的生意人,就比如说那个酒店的老板吧,他最总喜欢在那个乞丐的酒里掺些水,但是他也算是蛮有道德的,因为他只在初一和十五两日这么做。

  虽然是个游手好闲的乞丐,但是大家都还是蛮宽容的,因为这人很老实,和一般的乞丐不是很相同,所以有的人家也偶尔的请他去打打杂,但是更让人差异的就是,据说这个乞丐居然认字!

  盐有盐帮,漕有漕帮,乞丐也有丐帮!

  不过这里的丐帮,却是一些听多了说书先生讲的故事的一群小乞丐。最大的也就是约莫十四五岁的样子。

  “喂,臭老头!”一个小乞丐对他喝道,“这个地方呢,是我的地盘,以后呢,你就跟着我混了,你今天的收入呢,我拿走一点,但是你可以跟我们去我们家住,而我呢,就是杏林镇的丐帮帮主,知道吗?”

  这个醉丐看都没看他一眼,任凭他将自己面钱那本就不多的几枚铜板拿了过去,接下来的几天呢,也许是这个孩子认为醉丐真的是很好欺负,每天都来他这拿点东西。

  一天,大雨,这个醉丐喝的可能是真的有点多了,居然倒在了那不知道是谁家的墙角处动也不动,而这个时候,那个小乞丐恰好经过,看到了他,毕竟是一个孩子,虽然平时喜欢欺负人点吧,但始终是童真为泯,于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这个大家伙拖了回去,而这个时候醉丐的酒也醒了点,不过还是无法动弹,但是他却看清楚了这个孩子的家——一个破的不能在破的华佗庙。
acu.re 离线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7  发表于: 2010-01-26  
翌日,醉丐起了个大早,发现自己身上居然有一件百家衣,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还以为是自己的护体功夫好呢,原来是这个孩子,算了算了,他开始扫视这个破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这块破布居然是这个地方唯一一样可以当作是被的东西!

  而那个小乞丐这个时候却是蜷着身子,在破庙的一个角落里瑟瑟发抖!

  不好!他下意识的跑了过去,然后摸了摸那个孩子的额头,天啊,好烫!他叹了口气,接着就走了出去,向破庙后面的那座小山走过去。

  “喂,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你就这么对待我啊!”那个小乞丐说道,“连点荤的东西都没有,只有青菜汤啊~~~”其实这个小乞丐哪里知道,自己刚刚已经在阎王殿门口打了个转了,“为什么你碗里的东西和我的不一样?!”他看了看醉丐碗里的东西,再看看自己碗里的东西说道。

  醉丐什么也没说,只是喝自己的汤,小乞丐讨了个没趣,虽然十分的不情愿,但是他自己知道,自己只是一个乞丐,能有热乎乎的汤喝已经是件不错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惬意的笑了一笑,将碗里的汤喝了一大口进去,这汤刚刚入口的时候,还透着点香甜的味道,但是马上就变得非常苦涩,他呸的一口将那东西全吐了出去,看到这个情形,那个一贯没表情的醉丐也不禁笑了一下,但是他的这个表情却被那孩子捕捉到了。

  “你是不是存心整我啊!”他是个小孩子,但绝对不意味着他是个傻子,因为他知道这个东西绝对是药,他只是气那个醉丐没告诉他这东西有点苦而已。

  接着他把那一大碗汤一口气喝了下去,然后吐了吐舌头,看着那醉丐接着大笑了起来,醉丐看了看他,然后两个人相对而笑。

  其实这个醉丐就是定魂神针陈乐,十二年前没有救活郭鑫其实对他的打击非常的大,于是他跑到了一个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终日买醉。

  直到昨日这个孩子救了自己,才突然发现已经过了这么多年,想了想以前的事情,仿若隔世,他看了看那个小乞丐,突然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acu.re 离线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8  发表于: 2010-01-26  
小乞丐听到他说话真的是吓了一跳,据他所知,这个乞丐在杏林镇这么多年根本是没说过话的,但是他也知道不说话不代表不会说话,于是他立刻收敛了一下心神道,“我叫华十一。”

  “好古怪的名字!”他玩味的说道。

  “有什么古怪的,”华十一笑道,“乞丐哪有什么名字啊,我不过是在这个华佗庙生的罢了,所以就姓华了,至于十一嘛,因为一个算命的说我这辈子与十一脱不了干系,于是我就用这个当名字了!”他说完之后就起身了,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了,他打开了那破庙的门,朝着雨后那碧蓝的天空的大声说道。

  于是从这以后,这个镇上就能看到一对乞丐了,两个人的样子还十分的亲密,陈乐这个时候也知道了华十一他的父母是逃难过来了,不过刚到这就被一场瘟疫夺去了性命,所以他有个很伟大的理想,就是当个郎中,悬壶救世,每每他说到这句话的时候,陈乐总会一声长叹,而华十一他虽然不知道陈乐的身世背景,但是他知道,他以前一定发生过什么改变他心志的事情,因为有一次他在看过陈乐梳洗之后,发现这个人非常像那些教书的先生,而不是个乞丐,而且他也根本不是一个老头,只不过是头发白了大半而已。

  两个人虽然是乞丐,但是每天的日子也都过的不错,尤其是华十一认识陈乐以后,因为陈乐用他对草药的认识,经常的在华十一做的饭菜里加了点东西,所以不仅是味道好了很多,而且还对华十一的体质改善了很多,不过他可是不知道,往常在和别人打架的时候,总是好的比其他的孩子快,不过他对于这个的解释是——人品问题。

  “你能不能不偷我的酒喝?!”陈乐不知道是第多少次的对华十一说道,他也不知道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开始喝酒了,而且他的酒瘾似乎还不小。

  “呵呵,嘿嘿,这个嘛……”自己做坏事又被陈乐发现了,所以他只能选择打混过去。陈乐看了看无可救要的华十一,无奈的摇了摇自己的头。

  还是一样的混日子和乞讨,陈乐发现自己居然开始喜欢上这样的生活了,每天自己什么都不用想,而且乞讨是个很容易的事情,运气话哦的话还可以要出多点的酒钱,而且自从那个小鬼头发现酒的好处以后,讨饭也变的卖力起来。

  “这位漂亮的姐姐,能施舍给我们点什么吗?我已经饿了好几天了!”华十一看到了一个猎物,他立刻上去了,因为他知道这种富家女子通常都十分厌恶乞丐,所以往往立刻给钱了事,果然,那个女人一脸的厌恶,扔给了他几个铜板,然后走开了。

  当她离开的时候华十一才发现这个女人非常的漂亮,而且她的身上还有种令他迷失自我的香味。他失神了一下,回头发现醉丐也在失神,他暗笑,怎么这个家伙的定力还不如我啊!
acu.re 离线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9  发表于: 2010-01-26  
 “喂,别看了,走了啊!”华十一笑道。

  其实他不知道,陈乐的失神是因为他认识这个女人,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名鼎鼎的‘软红罂’苏红儿,也是五毒仙子里面排名第五的使毒高手,这个人也是认识自己的,所以他刚刚一直躲着她的目光,不过她怎么会出现在这呢?这不由得让陈乐心下生疑。

  当他路过米店的时候,他向店主讨了一大把的黄豆,华十一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但也没有过问。

  今天晚上的饭是由陈乐来做的,陈乐去庙后面的那个小山上去采野菜,突然他发现这山上居然有梦仙草,他想了想,顺手的摘了几株放到了口袋里。

  回去的时候他看到了华十一正抓着自己的后背,也不知道在搞些什么,陈乐看了一眼,发现他背后有一个豆子大小的疙瘩,他眉头一皱,暗道,苏红儿,也凭的忒狠,居然给一个向你乞讨的小孩子下蛊!可以想像这些年来你到底害过多少人!

  他拿出了几粒在米店乞讨的黄豆,将他们让十一用嘴嚼了起来,接着道,“什么味道?”

  “有点甜!”十一笑道,“以前怎么不知道豆子是甜的?!”陈乐心中暗道,现在是你自己有病了,当然变味道了!接着让十一把嘴里的碎豆子吐了出来,然后将那豆渣敷在了那个疙瘩上,用蛊者使用不成,比反噬其主,这下子你自己有的受了!

  几日之内,陈乐也不让十一出去乞讨,只让他乖乖的呆在庙里,直到有一天,十一他刚刚嚼了几口豆子,立刻觉得腥臭难当,马上将那口豆子吐了出去,陈乐他知道,蛊已经完全的破了!

  “呵呵,今天的饭不错呢!”十一笑道,“居然有肉吃,味道也不错啊,甜甜的!”陈乐心道,当然甜了,里面加了梦仙草嘛!

  子时,吃了加料饭菜的十一已经睡的非常熟了,于是陈乐就离开了那破庙,到了这个镇子最大的一个坟场,因为他知道如果一个人的蛊被破了的话,那么这个人一定要找一味尸虫入药,方能克制蛊虫反噬,果然,他看到了一丝仟影出现在了坟场里,死寂的坟场中飘忽的这一抹血红色,更曾添了那主人的妖艳。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破我蛊术的人应该就是你吧?!”发现有来者的苏红儿居然先开口道。

  “好像是这个样子的……”陈乐拿起了腰间的葫芦,喝了一口酒道。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Pages: 1/4     Go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500 字节
认证码:
验证问题:7+7/7+7*7-7=? 正确答案:50
限 50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