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博客
主题 : 中医外科经验荟萃
陈名 离线
0413117098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0  发表于: 2015-02-24  

中医外科经验荟萃


虽然现代医学外科技术发展的很先进,但这并不能淹没中医外科自身的特点和临床优势,可现实是中医外科多年来学术上停滞不前,临床应用也日渐没落,很多东西几乎到了濒于失传的地步。综合医院基本上就没有中医外科的用武之地,中医医院的中医外科也多不属于重要科室,可有可无。好在民间还有一些中医外科从业人士,他们大多有家传绝活,在当地也有一定的知名度,不容乐观的是,这样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因此,中医外科的继承和发扬工作更有其紧迫性。我在这里呼吁爱好中医外科的朋友们,可以把临床经验发表在这里,供同道参考和交流。
我最初学医也是从外科入门的,但未能深入,临床上现在也不以外科为主,之所以有了上面的想法,是缘于我最近遇到的几个病例。
一个病例是2个月前,诊所附近一大哥带着他一个亲戚前来,说是他这个亲戚的儿子(6岁)前段时间去公园玩,不慎被猴咬伤手指,现在医院治疗,已经花了近5000块钱,下一步医院要给做植皮,还让再交5000元押金,家里一是嫌在医院治疗孩子太受罪,二是嫌医疗费太高,想问问我这里能治不能治。我当时考虑,机器切割伤手指,狗咬伤手指我都看过,一个猴咬伤有什么大不了的,应该可以治疗,简单问了问,就答应下来。几天后,小孩来了,我一看伤口就后悔了,小孩左手中指前端半个手指肚的肉都没有了,指甲也没有了,尖端露着一段骨头,有2mm长,白白的,毛毛糙糙的骨头茬就那么露着。孩子家属说是医院为了准备植皮,把指甲和没用的肉都给清除掉了。露骨头的外伤我也治过不少,但都是只露一个面,可这个是露着一段,周围没有组织包裹,按正常生长情况,肉芽要从创面下缘蔓延着向前长,我担心,万一生长的慢,骨组织长期暴露,会不会坏死?到时候能不能封口?我心里没有十分的把握,既然让人家出院了,也只能治着看了。还好,换了一个多月的药,总算长肉封口了,患者家属也很满意,我总共收了他们50块钱。我所用的药就是《中医外科学》上的“红油膏”(自己配制),开始隔日换一次,一月后隔2日换一次。这个病例出现了两种情况是我以前很少遇到的,一个是最初换药时,创面总是很干燥,换下的敷料上也没有任何分泌物,肉芽也不见新生,我知道这不符合中医“偎脓长肉”的表现,我临时想了个办法,用塑料袋裹在敷料外面,下一次再换药时,创面明显就很湿润了,也见肉芽生长了。还有一个现象是换了几次药后,发现暴露的骨组织上面长了一层黄色的,就象干燥的死皮样的膜,不是从下面肌肉创面慢慢覆盖上去的,好象是直接从骨组织上形成的,我用止血钳想把他掀下来,刚掀开一点,鲜血就冒了出来,按了按,是硬的,我当时以为可能是长的骨痂或骨膜吧,也就没管它,等到最后这部分长肉时,发现每长一圈肉,它就自动剥下来一圈,一直到最后封口了,它也全暴下来了,我至今还不知道这样的东西是什么组织,是人体为了避免暴露的骨茬不至于坏死而快速形成的临时保护组织吗?
这个病例创面愈合的不算是很块,我想如果不是医院“清创”清的那样“彻底”,应该比这个愈合时间还要短(当然,如果是为了做植皮,这样的清创也许是应该的),。
还有一个病例是10 几天前,一个3,4岁的小女孩烫伤了,到我这里治疗,我给他用我自配的“烫伤散”,让他自己在家里换药,不到一星期就好了,花了30元钱,我问他父母,为什么不去医院治疗,他们说,他哥哥的孩子烫伤就是在我这里治好的。那是7,8年前的事了,一天傍晚,一伙人急冲冲的进了我家门,女的怀里抱着个小女孩,用个白布裹着,说是掉开水锅里烫伤了,打开白布一看,小女孩半个身体全烫了,有的地方皮已经掉了,大部分烫伤部位起了很多很大的水泡。我看烫伤面积太大了,而且孩子太小(3周岁半),怕有什么危险,让他们还是去医院看吧,其中一个男的说:“我的儿子也是烫伤,在医院花了3000多,不但没好,还感染了,后来就是在你这里看好的,所以这次我们就直接来找你了”,我和他们讲了这种情况的利害关系,可他们还是不愿意去医院,我只好给患者上我自己配的药,由于烫伤面积太大,我所有的药仅够将创面覆盖一层,所以特意嘱咐说:“明天上午我就配药,你们到时候赶紧来取”,可是第二天他们并没有来人取药,过了3天,患者的妈妈和奶奶用三轮车拉这患者来了,我再看患者的烫伤创面,表面全变成紫黑色的硬痂皮,我问他们是不是换别的药了,他们承认说是一个亲戚给的白色药面(后来知道他们还是去医院了,到医院把我给上的药全洗掉了,重新上的医院的药,孩子受老罪了),我说:“这样我也没别的办法了,再上药隔着这层痂皮也不起作用”,临走时和他们说,如果按一按痂皮,下面觉得软忽忽的,可能是感染。过了4天,他们又来了,说是可能感染了,还得让我给看看,我按了按痂皮,确实感觉里面软忽忽的,用剪子刚剪开一个小口,黄色的脓液立时冒了出来,而且患者还发烧,我说我看不了,还是让他们上医院(不是我不想给他们看,是因为这种情况确实太危险了,我们没有处理意外情况的条件,万一出现脓毒败血症,是很可能死人的,如果遇到一个不讲理的人家,我们干个体的是受不了的,孙思邈的“大医精诚”到时候就不好使了),这时候,患者的妈妈和奶奶是用哀求的语气和我说话,并保证无论看好看坏,都与我无关,我心一软,答应下来,治疗了50 多天才痊愈。为了这个患者我也费了不少心思,有一些情况也是我以前没有遇到过的。
首先,这么大面积的痂皮,患者年龄这么小,不可能1,2次就去掉,需要分次清除,每次换药,患者都哭的死去活来的,我每次也都是汗流满面的,我做不到象医院里大夫那样狠,所以每次我从身体到心理都感觉特别累,一怕会有意外情况发生,还怕最后会给人家看不好。
其次,患者这么大面积的感染创面,单纯用“烫伤散”换药,可能药力不济,我决定在“烫伤散”中掺入一定比例的“七三丹”,我先在一小块创面上做实验,再次换药时,发现这块创面周围出了很多小疹子,这是患者对升丹过敏。我又改为掺西药“头孢”,感染迅速得到控制,脓液逐渐减少,创面一天天在缩小,患者原来伴有的发热,烦躁哭闹等表现也逐渐好了。最后,所有创面都愈合,愈合后的皮肤虽然有瘢痕,但还是比较平整的,可是,3年后我再见到患者时,她所有的烫伤创面处都有了瘢痕增生,我联想到以后的烫伤患者,也有出现不同程度瘢痕增生的,而这些患者都是加用西药治疗过的,对比用纯中药(自制烫伤散)治愈的患者,这种情况几乎没有,这是不是加西药导致的结果?从那以后,我再治疗烫伤,宁可疗程长一些,也不再加用任何西药了。
最后,我总结一些我治疗烫伤的经验:1,烫伤的水泡,不要把皮掀掉,从低位扎眼或剪一小口,挤放出里面的水液即可,这样,创面不容易感染,老皮很快干燥贴覆于创面之上,待下面长出新皮,老皮自会脱落。2,烫伤初期,渗液很多,此时最好用植物油调药粉换药(透气,利于液体外渗)。我自己感觉比用油脂软膏干燥愈合的要快。面积小的最好暴露,不必包扎,面积大的敷料也不宜过厚。3,面积较大的烫伤,在用油调药粉换药时,可用纱布块浸透药膏贴覆在创面上,这样下次换药时可以很容易就揭掉,创面也比较好清理。4,换药时有一些正常渗液不要误以为是感染后的脓液。5,低热最好不要用退热西药(比如安乃近,去痛片等)。
以上是我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罗罗嗦嗦写了一大堆,不知是不是有人喜欢看,如果喜欢以后还会陆续发表一些,也希望有更多爱好或从事中医外科的同道参与进来,在这里开创一个中医外科学术经验交流的天地。 (作者:书剑)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500 字节
认证码:
验证问题:7+7/7+7*7-7=? 正确答案:50
限 50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