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博客
主题 : 论坛精彩论文选刊(十六)
悬壶澳洲 离线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0  发表于: 2015-08-13  

论坛精彩论文选刊(十六)

《辨证抗癌》 
—理念交流、证治研讨


                            悉尼 王树
一、辨证抗癌(辨中医的证,治西医的癌)
二、气虚证治(重芪扶正的理与法)
三、血虚证治(抗癌升白的治与验)
四、痰瘀证治(祛癌消瘤的点与面)
五、邪毒证治(清解除热的度与量)
六、阴虚证治(淋白髓顽的剑与锏)
七、癌痛证治(斩癌镇痛的招与式)
八、脾阴证治(缓肠通便的方与治)
九、晚期救治(向癌亮剑的攻与守)
十、经验总结(有是证用是药)


一、辨证抗癌(辨中医的证,治西医的癌)
辨证抗癌是个大命题。从抗癌理念、认证思路、施治方药、经验总结诸方面曾有过数次交流,得到许多共鸣与知音。我们面对的诸多抗癌实际越来越具体,可重复性越来越强,需面对的新难题也越来越多。几十年的经验体会:我不赞成按不同癌种搞系列处方的证治模式,那样除了有东施效颦、对号入座之弊,更重要的是丢了西瓜捡芝麻的“中药化疗”、西医思维用中药,除了赔上病人的性命与希望,丢失的恰是抗癌的主心骨——扶正祛邪,辨证施治!今天的扶正抗癌、带瘤生存、以人为本、以守为攻是中医抗癌的主流!有指标的扶正,针对难点的施治!攻克具体之难!把抗复发转移落到实处!辨治具体癌患诸证的综合,就是辨证抗癌。不仅病人看得到证治疗效!坚定了信心,更发扬了做为“证”的医学之中医抗癌之长!西医抗癌治疗之重心在消除癌肿瘤块,中医抗癌是以人为本,以人体抗癌力的恢复为重心。抗癌力没恢复,即便靶向治疗四次后消失的瘤块还会卷土重来;抗癌力达标,身上瘤子还在也不过一块死肉,一条疤,甚至是抗癌的“卡介苗”,用之保持机体的抗癌力。癌细胞得以有效管控,患癌之体活正常寿命,曾患癌者不因癌症而终。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战胜癌症!为达此目的,与西医治癌不一定同步,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病人的任何证都是我们的治疗目标,我们看重的是病人的生活、生命质量而不仅仅是瘤子的大小。在这个治疗理念下辨证抗癌,把中医证医学的优势
发挥到极致!我们才可能为病人争取到正常人的生活质量!达到真正意义上的治愈!这就不仅仅是锡纯大师的“衷中参西”,而是把握好中西医抗癌的关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化疗得粒细胞缺乏,我血虚证治加速升白;你止痛剂便秘肠结,我脾阴证治宽肠软便;你手术切除瘤荷,化放缩小瘤块、我乘势气虚证治大芪扶正,真正实现永不复发转移等等、等等,在实践中摆平西医偏见的病垢,在疗效面前赢得病人的信任和西医的认可,为中医辨证抗癌之持久战,打下基础,创造条件,把握未来。回顾中医辨证抗癌的脚印,协调好与西医术化放瘤治的关系是最重要的环节。而辨证抗癌的理念、与瘤共存的实践,雄辩的显示其科学性内涵。经得起时间与地域的考验。与术放化的施行,靶向的成功,相向而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有是证、用是药!虚则补之、邪则祛之的中医辨证抗癌思维有巨大的实用价值!换来了人进癌退的新局面。展示了中医抗癌令人信服的科学性!路遥知马力,实践出真知。我们有理由相信辨中医之证治西医之癌的临证实践,定将迎来中医抗癌的新曙光!
二、气虚证治(重芪扶正的理与法)
内经有两句经典名言“正气内存,邪不可干”《素问遗篇•刺法论》;“邪之所凑,其气必虚”《素问•评热病论》。是中医抗癌证治的总纲:气虚证治的理论基础!人体之所以患癌,原本是正气虚损,抗癌能力缺虚所致,是癌瘤发生、复发、转移致命的本质。而癌症的治愈应该是正气复存,抗癌力恢复。瘤体的消长其实并非要点。这正是中西医抗癌理念的不同点。是中医以人为本抗癌观的理论依据,是辨证抗癌法的认证基础。多少年来,抗癌扶正业内早有共识!只是苦于没有标准。正气虚损,面色苍白、心悸气短、畏寒纳呆自不必说,脾肾阳虚也,一目了然。但患上了癌、或癌已复转但依然面不改色,无法觉察者不在少数。无论病人表观乃何癌之所“凑”,虚而不露者,确不在寡!其气必虚的本质无须置疑,只是这个正的标准是可望不可及的。通过几十年的探寻,终于找到了答案。就是淋巴细胞亚群:NK细胞CD16(CD56)的百分比。癌瘤失控的患者NK低迷显而易见,尤其百分比!这是几十年抗癌临证实践、数不清癌患用生命换来的认知:1)NK30%及格线,40%安全线;2)只有大剂黄芪能升NK;3)NK真升,CD3CD4CD8百分比必降!从癌症确诊始按气虚认证,用重剂独芪汤尽早施治,随时间推移药力积累,NK细胞达成30%以上水平,可以成功锁住癌瘤,战胜癌基因,挽救癌患生命。用大剂单方药力挽顽疾中医史上并不鲜见:四逆汤扶阳救逆、独参汤大补元气、一味蓣薯饮(淮山药)创奇救难,仲师、景岳、锡纯早有卓识。一味黄芪按癌发早晚、不同癌种、分化高低、转移与否、手术化放的异同施以不同层次之重剂生黄芪,煎汤代水,以为铺垫基础治疗,行之有效、立竿见影。仅细胞间变癌前的不超30克/天即可;巩固治疗60克/天为宜;活动癌灶、疯长瘤荷200克之内;晚期亮剑、恶液救脱常须400~600克/天。煎汤代水之水量1~3升,因每升水能溶入之黄芪多糖有限,故而水量不能太少。黄芪不苦、芪水单饮之外、煮粥、菜汤、兑果汁、沏茶冲咖无一不可,足饮为要,甚至弥留、垂危癌患可鼻饲给药,有机会挽狂澜于即倒,扶大厦之将倾。重剂独芪汤之气虚证治,扶的是抗癌力之正,标准是NK细胞之百分
数。救的是癌患之命!这个扶正的理与法并不复杂,实施起来其实并不容易:除了每天饮三升水对于有些腹水症者比较困难,有人没腹水也难喝三升水;阴虚体质之人,本不为病,稍大稍长用温热药必不耐,“气有余便是火”“甘耗阴生内热”,气虚但不受补的体质者,升NK细胞仍需极大的毅力与强烈的求生欲。然而,“狭路相逢勇者胜”有人知难而退终为癌细胞吞噬,也有人战胜了体质的不耐之缺陷,NK生到30%以上,转移灶消除了。为病人用芪护航保驾者,可以黄芪里加绿豆、白罗卜、陈皮、杭菊花甚至生石膏,有的重危症黄芪与生石膏加到了1:1,最终战胜了体质的磕跘走出了“火”的阴霾。重芪扶正之气虚证治是中医辨证抗癌的基础证治。拿下了这个证就为进一步辨证抗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NK细胞升至40%,辅助、抑制淋巴细胞相应下降,得大约2年,坚持就是胜利。这个胜利看得见,摸的着.......。辨证抗癌法,尽管有是证、用是药是证医学的大法,抗癌却有其特殊性:就是气虚证是癌的本质,各证有先后久暂甚至年龄、男女、体质条件之别证治须依之制宜,但重芪扶正乃是个前提证治!若无重芪之力,余证治再功成,不过是治标!这个心得是要再三强调的!这是本讲画龙点睛之处,敬请关注!有几个实践中具普遍性的问题得交流一下: (1)中医抗癌易被非议的几个点:在癌进人退的格局下,扶正所需的营养支持常因“发物”、酸碱被病垢,活血化瘀治则会有扩散癌灶之嫌,当归、人参因雌激素、淫羊藿因雄激素之联隐忧于乳腺癌、前列腺癌之治,然重芪扶正的气虚证治就从根本上推翻了这些乌龙,使辨证抗癌放开手脚,达成疗效的最大化,使疗效迅速进阶,人进癌退早日到来!                   (2)用药剂量和药味数量的把握:抗癌方药常常是韩信点兵、东垣疏方,数方叠施。看不到仲师一剂知二剂已三剂瘥的轻扬潇洒,难为中医辨治所谓“药过十三,任嘛不沾”成规,因为你是在抗癌。再有近年中草药的质地与药效反向而行早已不是秘密。业内早有中医将亡于药的呼声,为疗效计不加量已很难,何况抗癌救命呢。黄芪用到600克尚难抵民国陆仲安的水平,但比20年前的剂量还是大了很多。抗癌辨证之药每付二十几味几乎常态,当然不少人药仅两味:黄芪、莪术也是有的。总之,癌证凶险,疗效是最大的道理!有是证,用是药,须是量!面对生命,你能有其它选择吗?
(3)扶正要多久?面对带瘤生存的癌患,这个问题被问了无数次。NK细胞升到了37%,癌细胞老实了,病人心头的巨石放下了,病人脱离死亡威胁了!高兴之余总会问这个。屡见不鲜的是,停药黄芪NK肯定下降。再用还升。世界卫生组织界定癌症治愈标准是五年,再现癌灶属于再发。然而我见过癌术后26年的病例停止巨芪扶正癌灶又复还的。所以提高抗癌免疫力真的是个动态过程。投药大剂黄芪最迟2年也会达标,NK40%上下。五年之内应监视、强化,鉴于癌基因在那里蠢蠢欲动,你就无法高枕无忧!所以终身扶正是个呼之欲出的话题。随着成功扶正抗癌病例的增多,与瘤共存、带瘤生存之理念被更多地接受,真会有生命不息、扶正不止的事发生........。
三、血虚证治(抗癌升白的治与验)
“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母”,形象地解析了血对气的重要性。间接揭示了血虚的要害之处。辨证抗癌所识诸证之血虚非但屡发,且顽固难复,癌毒抑髓,化放杀白,所谓“气随血脱”,血虚证对各期癌患的生命形成了巨大威胁,所以血虚证治在辨证抗癌中的举足轻重可想而知。复血升白总是辨证抗癌的重头戏,是中医抗癌之役中艰困又必要的关键一战。抗癌升白、养血生髓更是中医辨证抗癌的可扬之长:补气养血、提振化生之源;益肾填精,强化生血之髓,乃中医抗癌之强项。为方便讲述,分三方面:
1)益髓升白方药之治.补血升白的中药处方林林总总,洋洋大观,它反映的不过是中医的治疗思维:补肾益髓、益气活血、育阴健脾,有是证用是药,问题则是见效慢,不适于救急。这里的关键不是选何药而是治疗思维:常用的当归补血汤(芪、归)、十全大补汤(参、术、苓、草、归、芍、芎、地、芪、桂)、愚鲁汤(柴、参)、补中益气汤(芪、参、术、归、草、陈、升、柴、姜、枣)、保元汤(芪、参、桂、草)等;还有些常用的名验方:潘高寿升血调元汤(黄芪、鸡血藤、骨碎补、何守烏、党参、佛手、女贞子、麦芽)、补气活血升白方(黄芪、党参、当归、川芎、赤芍、熟地、鸡血藤、五味子、陈皮、甘草)、补气养阴升白方(黄芪、黄精、当归、党参、赤白芍、阿胶、女贞子、菟蕬子、川芎、陈皮、炙甘草)、益肾养阴升白方(黄芪、党参、当归、熟地、阿胶、女贞子、骨碎补、杜仲、山药、黄精、枸杞、淫羊藿、白术、陈皮、炙甘草)等也是在当归补血、十全、补中等古方基础上的加味;更有近年流行的升白中成药:芪胶升白胶囊(阿胶、当归、黄芪、苦参、大枣、人参、淫羊藿)、长安升白冲剂(黄芪、白术、穿山甲、紫河车、枸杞子)、血康升白胶囊(黄芪、党参、鸡血藤、虎杖)对于慢性的癌性贫血、长时间的低白缺粒较为适宜。
 2)大剂单味药冲击疗法或处方中加味大剂补血升白中药之治.放化疗时白细胞的急剧下降、癌性大出血的迅速贫血,对补血升白有速度要求时,大剂单味中药有机会挽救生命。当然也可在方中加味某些速效升血药而救急。
 阿胶、仙鹤草、淮山药、地榆、鸡血藤、鹿角胶、茜草、三颗针、枸杞、淫羊藿、刺五加、绞股蓝、人参、黄芪、当归、女贞子等常常选用。特别是阿胶30克/天以上有肯定效验。其它药可酌依证依有药在手的条件,尽量选之,随剂施之,以解燃眉。
3)抗癌保健品的物适其用之治.常言道:好钢用在刀刃上。抗癌保健品,随着改开时代进入人们生活,价格昻贵、质量上乘,在商言商人家当然要讲些广告语言,“包治百癌,提高免疫”也是不得已而言,找到这些保健品在中医辨证抗癌之战中的位置,确实众望所归。通过临证各种癌种的细致观察、体会,这个位置确实是其亮点!就是这些灵芝孢子粉、孢子油,赤灵芝,升白长血、不同凡响。在血虚证治上之效验、不可多得,无法替代!物尽其用、重其所长!必事半而功倍,实在值得大书特书!
四、痰瘀证治(祛癌消瘤的点与面)
医辨证抗癌之治,特色乃证的医学,与西医病的医学,以削减消除瘤荷为目的之手术、化、放疗不可同日而语,然而从有是证用是药的角度,瘤块作为病邪痰瘀之存在,也没必要视而不见,传统的化痰瘀瘤块、散瘀阻瘤结之治,也是重要一环,尤其手术后、化放消瘤块后,积极的痰瘀证治对抗复发转移,清除肉眼见不到的瘤细胞,做为扶正的有力补强,不但是可行的,更是必要的。这是病人用生命换来的可贵经验。在手术切掉瘤块,病人松了一口气的关键时刻,积极的面上的化痰散结,配合重芪扶正补气之治,对于防复发转移,提NK细胞达30~40%的安全线,有不可替代的价值,数十年的体会:此证之治做则病人存,不做则病人失。只是此方药绝非“中药化疗”,乃扶正的合理补充。尤其面的治疗,疗效更佳。当然,点的治疗,一块转移灶、长的疯快的失控瘤荷,一接手就是晚期癌患的亮剑之治,也是对病人性命悠关之方与药。常用毒性不大,病人肝肾负担不重的中草药如三棱、莪术、肿节风、藤梨根、青皮、半夏、夏枯草、蛇莓、蛇舌草、半枝莲、龙葵、鼠羊泉、昆布、海藻、贝母、元参、百合、姜黄、郁金、瓜蒌、茵陈、蚤休、守宫等当然南星、蛇六谷、山慈菇等久煎解毒后再配黄芪也可轮替选用,只是黄药子、瑞香狼毒等肝肾负担过重者最好不用,以免引发不必要的损伤。总之,养阴化痰散结之治,面的治疗不必杀伐过重,点的治疗无须超出肝肾承受能力。痰瘀证治往往不得不持久战,在治疗理念上除了讲究个适宜的度与量,念念不忘的是这不过是扶正的衬托与铺垫,切勿喧宾夺主的陷入“中药化疗”之误。
另一种点的治疗,是一种最常见的血瘀,有的是手术破坏了淋巴、 血管系统结构,造成一条肢体甚或半边身体,肿胀、麻木、且无再手术化疗能治,有的医生用束带绑扎、松开马上复肿,患者苦不堪言,更有些化疗药的毒性是末梢神经炎、麻木、胀痛难忍,无化药可解。病因不同证同,且是个“大点”。中医抗癌以血瘀认证,活血化瘀、破血祛瘀、益气活血,可收很好之效!方选补阳还五、血府逐瘀汤,重用黄芪补气、田七活血、莪术破血、60克以上,否则药微力轻。其他桃仁、红花、乳香、没药、丹参、鸡血藤、甚至昆布、海藻、瓜蒌、贝母、南星、青皮等消瘀化痰散结药,用之皆有效验。有时还须上全蝎、蜈蚣通痺,云南白药助阵。以及淮山药、仙鹤草、生薏米铺垫、促效。最要紧抓住瘀这个证施治,效自然在其中了。曾有人担心活血化瘀会不会促癌灶转移,丹参类促雌素会不会不利乳腺癌,有大剂黄芪保驾同用、会万无一失。
五、邪毒证治(清解抗癌的度与量)
中医辨证抗癌,邪毒诸证反复频发,癌症活动,癌性坏死灶,肝胆瘀黄、梗阻性肺炎、粒确的继发感染等,邪毒雍盛之证,急需清解抗癌者,并不罕见。且本虚标实,然而,多数抗毒清解中草药都不同程度的有抗癌之力。除了蛇舌草、半枝莲外,鱼腥草、败酱草、蒲公英、地丁、金银花、野菊花,墓头回都是清解抗癌之要药。除注意苦寒伤胃气外应证而选
;肝胆瘀阻注意选利胆清肝之茵陈、鸡骨草、公英、姜黄、郁金等,效如桴鼓。然而仅靠清解抗癌中草药降低瘤荷,比之手术、放疗、靶向治疗的效率,还是逊色的多,中医药之长是扶正,清解与扶正正好相辅相成,还可帮助坏死灶吸收。以重芪扶正为依托的清解比单打一治癌性邪毒雍热,要有力得多!见效得快!
六、阴虚证治(淋白髓顽的剑与锏)
阴虚之证是辨证抗癌之战最多见、最有玄机、最有潜力之战,值得反复思考与总结:其一:若干淋巴瘤、霍奇金、白血病、骨髓瘤的诱导缓解,顽固的复发转移癌种,如肠癌之治,养阴之药有殊功,值得研究、总结;其二:化疗、尤其放疗,也包括癌的西药镇痛,究竟造就了多少阴虚之候,同仁想必记忆犹新,这不能不成为阴虚证治的重要组成;其三:重芪扶正在阴虚体质面前,的确举步维艰而又不得不为,许多经验心得是癌患拿生命和痛苦换来的,弥足珍贵。
先说其一:经曰“阴虚生内热、阳虚生外寒”肿瘤的失控增长总是伴随不同程度的发热、虚损,尤其像淋巴瘤、白血病、霍奇金病、多发性骨髓瘤等血液淋巴系统的恶性肿瘤以及多数癌肿治疗的平台期:低热、骨蒸、虚损最常见,从认证的角度,这是百分之百的阴虚之证。所以抗癌的滋阴之治乃是“有是证”!从治癌经验上分析:裴正学教授治疗白血病的专方“兰州方”(生地、淮山药、山茱萸、人参须、太子参、北沙参、党参、麦冬、五味子、桂枝、白芍、生姜、大枣、炙甘草、浮小麦),它虽号称“扶正固本、补肾健脾”,然而方药主旨却是彻头彻尾的“滋阴”!前三味乃滋肾阴的“六味地黄”之“三补”;接下来的“四参”,神农经言“参主补五臟”,五臟属阴,故四参皆补阴无疑;再后“生脉散”生津益液众所周知,麦冬滋阴液,五味强阴精,共筑益气养阴之实效;桂枝汤者仲师群方之魁,“滋阴和阳、调和营卫”;收尾之仲师“甘麦大枣”更是专治阴血不足的卓效古方!“滋阴”是兰州方抗血癌的关键思路,“滋阴”是裴氏治愈血液系统肿瘤的成功思维!却不是“散结”“清解化瘀”的传统治癌思路。总结治疗淋巴瘤、血液病,滋阴是诱导缓解、巩固疗效的根本大法。对平台期的癌患滋阴之治也是抗复发转移的最重要环节。令一方面,它的意义是抗癌的疗效在中医的“证”而非西医的病!有些肠癌,手术、复发、再手术,除了重芪扶正,养阴增液同是打破恶性循环的因应之道。淮山药、山茱萸、生地、仙鹤草、元参、女贞子等可循证选之。再说其二:放疗之燥、远超干燥综合症、口苦咽干、饮不解渴,食之无味;抗癌镇痛西药鲜有不伴便秘,随着时间推移,便燥带来的痛苦,令癌患寢食难安,一周不解便,身痒体烦。此时之证乃西医药治疗之次生灾害,但为主证无疑,必以是证行方,无论仲景、丹溪之泻火急下存阴,还是叶吴之滋腻润燥增液,皆有效验,拟竭力而为之,以尽解患者痛苦为要。黄连阿胶、增液汤、二至丸、白虎汤、封髓丹、魏氏通便方等,可不同程度解困于倒悬。话说其三:重芪扶正,乃癌患可记数之(NK细胞值)祛癌救命希望,抗复发转移的客观保障!然而,体质的限制是一个难逾而必越的巨大障碍。有大约十分之一的癌患是阴虚体质,难耐受温热之药,“热有余便是火”,这等体质者10~20克黄芪已然“上火”,眼眵口疮、头晕脑涨、口臭咽干、腹胀纳呆、心烦失眠、身热燥痒,更有人难适黄芪多糖之甜,饮之作呕.........,凡此种种,乃阴虚之候,必破之才有未来。这就是阴虚证治最难的其三。首先需要对中医、对中医师、对中医抗癌的最大信任,更需要对求生的强烈信念,对战胜癌症的极大毅力!我们的滋阴之治才能渐步改变体质,达成人进癌推的最佳状况。用古方之苦寒泻火、急下存阴:绿豆与芪同煎,同属豆科植物,可泻火解毒,保芪生效。生石膏80克起~与芪同剂,1:1之黄芪比生石膏。这是仲师白虎汤的思路加锡纯公大剂生石膏解难于须臾的实践启迪了我而屡屡被抗癌实践所证实!也是癌患用生命换来的,弥足珍贵。“泻火存阴”这古人的滋阴要诀在中医辨证抗癌实践中的确弥足珍贵!总之,滋阴之治不但是战胜淋巴瘤、白血病、骨髓瘤及难愈顽发癌魔的一柄利剑,更是治愈化放难疗、扶正难行的顽难之候的一把杀手锏!
七、癌痛证治(斩癌镇痛的招与式)
镇痛是中医抗癌之治中一个重要环节,对于扶正、祛癌并非举足轻重,只是中医抗癌乃以人为本,而痛症对病人生活质量的干扰实在太大,给病人的痛苦实在严重,必须尽快解除。西医化放及麻醉剂治疗有效,除却毒副作用外,确有些痛解不了。因而,中医抗癌必须有所作为.因为作用机理不同,西药镇不了的痛中药未必也镇不了。除了“不通则痛”、“久痛入络”之最常用活血化瘀止痛,还有散寒止痛、行气止痛、清热止痛、化痰止痛、祛湿止痛、利胆止痛、解郁止痛等诸多证治,在癌痛其势凶凶的恶劣情势下要有个亮剑精神!要相信证治的威力。对癌的浸润痛有我们中医的一些办法:从几个方面说(1)活血化瘀,清瘀通络之治疗思路如田七、乳香、没药、元胡、肿节凤、莪术,都有一定的制癌痛疗效,云南白药、活络效灵丹甚至芍药甘草汤(配西药甘露醇输入止癌痛)就经常选用,只是若克癌痛剂量相对要大。再有一些红伤跌打中成药,制癌痛有殊功,像跌打丸、七厘散、红药片(像云南白药的红粒保险子)等。
(2)虫类药的独特疗效:昆虫类中草药是中医的独特资源,抗癌、镇痛都有其不可替代的意义,用好了是病人的希望与福音啊。虫类药鼠妇,性凉味酸辛,入肝经。无毒。善长破瘀血、消癥瘕,通经闭,利水道,解热毒,定惊痫,止疼痛。60克鼠妇胜过100毫克杜冷丁(鼠妇60克,两次煎水240毫升,每次60毫升,分四次服用,服后30分钟止肝癌痛2小时至半天-1986年报道)。还有全蝎、蜈蚣、壁虎(守宫)、土鳖虫、蟾酥、蜂房等。笔者最推崇的是壁虎和鼠妇,关键是高效低毒。是辨证抗癌的可贵资源。(3)某些单味中药加大剂量对付局灶癌痛也有效:如瓜蒌200克打粉和面600克白糖75克烙饼吃治肺癌痛,鲜苦菜、或鲜蒲公英、捣碎敷癌痛灶止癌痛;土茯苓、郁金、蜂房局部止癌痛。我最习用肿节风100~200克、莪术100克、止癌痛又无毒有补性。也可田七粉、壁虎粉装胶囊长服止癌痛。(4)化痰止烦的温胆汤与平肝解郁的消遥散、柴胡舒肝都在一定程度上理气解郁,舒缓癌痛。(5)虫类药致敏可加大生石膏平之。
八、脾阴证治(缓肠通便的方与治)
癌患便秘,无论缘于体质还是出于化放,反正挺多见,挺难治,作为证治之选应该是顺理成章之举。脾阴虚则不纳而便难,其治重在育阴和阳、甘淡实脾。即使源于化放疗、止痛药之继发性便秘,药源性便结,治疗也应尽量避免泻药之滑肠通便,以免停药后再加重肠结便燥,雪上加霜,把排便治成实打实的老大难。中医的甘淡实脾是养不是泻,不仅排出粪便,更重要是复正脾阴之虚,恢复正常排便吸收功能!习惯做法是:平素抗癌证治总要重用一味脾肺肾三补的生淮山药,作为实脾阴的铺垫先防患于未然,一旦便秘证显,不必润肠、杜绝泻药,从容加味大剂生白术80~100克,乃实脾阴第一方—魏氏通便方(生白术、生地黄、升麻),便秘应剂而解!实践证明:从便秘之顽,不经导泻,直接恢复到排正常软便,是中医证治抗癌实力的生动写照!孰优孰劣,癌患心中一目了然。
九、晚期救治(向癌亮剑的攻与守)
面对 一位被术、化、放的长期过度治疗而奄奄一息、百孔千疮的晚期癌患,当然有的并非过度治疗而是程序已尽,以瘤为本的治疗手段已成了强弩之末,病人在绝望中想到了中医,我们必须面对前医施治的所有代价。这很无奈也不公平,相信诸多同仁确有记忆犹新。然而,世界上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宝贵,面对病患渴望的眼神,中医必须有所作为!我们是以人为本!面对1%的希望必须拿出100%的努力!而中医有这个实力!这就好比人们常说的“亮剑精神”:面对强大的对手,明知不敌,也要毅然亮剑,即使倒下,也要成为一座山、一道岭!任何时候病人的生命、病人的痛苦永远都是第一位的!对病人的生命绝不轻言放弃。此刻的“重芪扶正”仍然是我们亮剑的基础与铺垫。我习惯于黄芪要用到600克。淮山药也要300克,仙鹤草、人参、阿胶、田七、山茱萸及四逆汤、生脉散等且都须加倍施治于平时。治便秘的生白术常常超出百克。有腹水时药液尽量浓缩,吞咽困难要争取鼻饲。严重癌痛可尝试局部草药外敷止痛。更重要的是激励病人的求生意志!给病人以希望,指出有利的环节,人的意志力在抗癌之战中意义非凡。举足轻重!且心诚则灵!人进癌退是靠斗出来的!
晚期恶液质的病人,士气与药治是放在首位。但也不能不看到病人的体质、营养状况、又直接制约了抗癌证治的成败。所谓“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就是这个道理。所以顾护胃气,改善体质不能等,我常选缪仲淳的资生丸方(白术、薏仁、人参、山楂肉、神曲、橘皮、白茯苓、山药、麦芽、芡实、白扁豆、莲子、炙甘草、桔梗、藿香、白叩、姜川连、砂仁、泽泻)药不全无妨、改善营养、注意动物蛋白、抗癌淋巴细胞、抗癌抗体无一不是蛋白质,并非仅癌细胞是蛋白质,有黄芪之力,加重补充动物蛋白长的只有抗癌免疫力。有时病人恶呕,干姜陈皮饮之可缓。总之,拿出你的临证基本功,有是证,用是药,向癌亮剑!有重芪垫底,有希望把前医耽搁的时间追回来!你有信心,病人才有希望!以守为攻,保住病人,为扶正争取时间、为病人的生命再博一把!借句台湾老乡的话“敢拼才会赢!”有重芪扶正,晚期救治充满希望!
 十、经验总结(有是证用是药)
中医抗癌证治的经验还可总结出许多,但最主要的还是“有是证,用是药!”中医抗癌的证与治,按临证所需、所遇、所心得、所体会绝非仅前述数方面而已!且许多经验实在是病患用生命、用血泪换来的!把她总结出来,留给后学,首先是对在中医辨证抗癌之战中牺牲了生命的癌患病友的最好纪念与缅怀!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要相信中医!相信重芪!相信抓住证就抓住了疗效!坚持“有是证,用是药!”的证治原则,有理由相信:在抗癌这个长过程中,没有什么困难是中医克服不了的!
—完稿于2013年10月,改稿于2015年7月—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500 字节
认证码:
验证问题:7+7/7+7*7-7=? 正确答案:50
限 50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